皇家看故宮,民間看喬家  

本篇文章摘自:商業周刊第968期 作者:王文靜

還記得張藝謀執導的電影「大紅燈籠高高掛」嗎?拍攝地點在山西的「喬家大院」,這是富裕六代的晉富巨商的大宅第,現在被列為國家級的古蹟,以前有句話:「皇家看故宮,民間看喬家」,喬家大院的建築地位可見一斑。

十年前,我去太原時,造訪過喬家大院。喬家大院並不恢弘,但這座古意盎然的巨宅的精雕細琢,遠勝於電影鏡頭的呈現。雖然,那只是半天的拜訪,但這些年,我總不時想起。上個月,我去大陸,聽朋友介紹最近大陸紅火的電視劇「喬家大院」時,立湧重逢老友的熟悉感。這幢建築,栩栩如生了。

花了幾天的時間趕工,我看完四十五集連續劇的DVD。對一介商人—主角喬家第三代東家喬致庸「匯通天下」、「貨通天下」的胸襟,留下深刻印象,也有些撞擊在心裡醞釀。那段在上海的日子,有天,我漫步到淮海公園內的一座洋房餐廳——小紅樓。這是一幢有歷史意義的洋房—當年百代唱片(上海最大的唱片公司)的舊址,可算是中國流行音樂催生地,如今室內掛著白光、姚莉等老歌星的黑白照片,盪漾著老上海的想念。

洋房的門口,有一個小小告示牌,說明歷史。我懷想著,當年車水馬龍的盛況。也想像,為何只有百代唱片留下名號?同樣的,我也在想商人不計其數,為何獨有喬致庸,能留名歷史,甚至被拍攝成電視劇?喬致庸賺的錢多嗎?還是留下一幢很棒的建築,還是他的格局?

同是唱片公司、同是商人,同樣的身分經由不同人的生命詮釋產生天壤之別的意義,這是格局。反觀這時代,誰在對我們的孩子,示範格局?老師、父母,還是總統?這期《商業周刊》封面故事「聚富五百年」,由主筆劉佩修與駐上海記者韓斌跨海製作。這是佩修繼「大象男孩與機器女孩」的最新作品。她不但飛到山西平遙採訪,還拖回十五本晉商書籍,與資深研究員楊少強共同考究晉商如何興盛五百年。

最後,閒話一句。根據《商業周刊》經研室翻查正史,電視劇中男主角的元配喬陸氏、情人江雪瑛兩大女主角都是虛構人物。不只如此,第一男配角、喬家的首席幕僚孫茂才也查無此人。以上報告。


晉商聚富500年 黃土高原上的華爾街傳奇

本篇文章摘自:商業周刊第968期 作者:劉佩修、韓斌

晉商,與威尼斯、猶太商人,並列為世界三大商幫。

山西,土地貧瘠,卻孕育出跨越兩萬公里的國際商人。他們突破「富不過三代」魔咒,在荒地上蓋起一座座高牆大院,他們創設中國第一代的銀行,成為首批金融資本家,他們首創員工分紅入股,並落實所有權與經營權分離,他們打通北至莫斯科、西至倫敦、東至紐約的茶路與金流,富商們的總資產,比清朝國庫裡的銀子還多!

天啊,好像戈壁沙漠!」深圳航空ZH9955班機,五月二十三日下午由南往北,從深圳飛往山西太原。下午四時,飛機抵達山西中部上空,靠窗乘客發出此起彼落的驚嘆聲。

我跟著驚嘆聲往外望,這是馳名中外的黃土高原。放眼所及,絕大多數的土地堆積著厚達一百至兩百公尺的黃土。每年清明、立秋前後,從蒙古吹過來的沙塵暴,把到處弄得黃乎乎地。山西,土地貧瘠出了名。這樣惡劣的環境,居然孕育出中國歷史上,勢力最強大的商幫——晉商。

晉商,指的就是山西商人,從明朝初發跡至民國初年沒落,歷經五百年;在沒有飛機、電話、電腦網路的年代,晉商的馬車與駱駝隊伍開闢出中國的鹽路、茶路。他們以山西、河北為樞紐,南起武夷山,北越長城,貫穿蒙古戈壁,經西伯利亞通往聖彼得堡、歐洲的茶葉商路。這也是繼古代絲路沒落後,新興起的另一條國際商路。

中國的銀行——票號,開始於他們,這群戴著瓜皮帽的銀行家,甚至在日本、韓國開了銀行。

但晉商因為不積極求取官位,歷史文獻記載遠不及徽商豐富(代表人物為「紅頂商人」胡雪巖)。直到今年二月中國大陸一齣「喬家大院」歷史連續劇,才被廣泛討論。這齣戲在中央電視台播出後,創下超過一○%的收視率,打破近年紀錄。

連續劇暴紅,產生連串效應。冷寂許久的山西的喬家大院(現在被列為一級古蹟),立刻成為中國最熱門的旅遊景點。單單大陸五月連續假日的第一天,就讓當年度預估要賣出的三十萬張門票告罄。不只如此,各書店裡,晉商的書籍紛紛出籠,「晉商智慧」、「喬家商學院」、連續劇的小說版……頓時間,晉商智慧成為新顯學。

先前,鴻海集團董事長郭台銘還特地送了山西電視台製作的晉商紀錄片DVD給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張忠謀說,紀錄片的一開場很吸引人:民國初年,宋靄齡隨夫婿孔祥熙,回到山西太古孔家的場景。孔祥熙是末代晉商的代表,家族也是金融業。留學美國的孔祥熙曾對宋靄齡說:「紐約不如太古,」宋靄齡壓根不信。但當她坐著由十六名農民抬著的大轎子進入孔家大院,她才知自己錯了。

即使到今日,多數人也很難想像,中國昔日的金融華爾街,竟在黃土高原上的山西。

在山西太原附近,有一座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為世界遺產的平遙古城。從城外通往城內的青石路,這麼硬的石塊,硬是被壓出兩道很長的深軸,不難想像長年來,一趟趟馬車是如何載著厚重貨物、沉甸甸的白銀,來回穿梭。

平遙城的西大街,寬闊的大道可容納四匹馬車並行,這是一、兩百年前的金融街,中國主要票號的總部所在地。這裡,乍看與麗江古城沒兩樣,最大的玄機在於內部有一口口如深井般的銀庫。日昇昌位於平遙西大街三十八號,是中國第一家票號,也被稱為中國銀行的鄉下祖父。

這是被中國古代銀行家出資重建的一座古城,壯觀的古建築群反映出昔日晉商富可敵國。當它遙控著世界最強盛國度時,美國的華爾街還沒誕生。

一部電視劇,喚起記憶,勾起社會底層的渴望。「在五百年前就有這麼大的格局,『匯通天下』、『貨通天下』,現在人的格局沒有辦法跟他們比。現在人都看得非常短視,只看眼前利益。」一位重量級上海台商,看過「喬家大院」電視劇後被震撼:「晉商不一樣,五百年前他們就敢於出去闖蕩,這對於當時的人特別的不容易,山西商人居然可以培養出多國語言人才。」喬家大院館長王正前也說:「晉商的遠見、格局、誠信,獲得觀眾的共鳴,這反映人們的心裡渴望。」五一大假過後,他辦公室外,人聲依然鼎沸,喬家大院七十名導遊全數取消休假,尚不足以應付紛至沓來的人潮。

攤開山西地圖,太古、祁縣、平遙、榆次這幾個相鄰的縣城間,面積超過三百坪的民宅大院,就有一千多座,這一千多座大院,比中國任何一個地方明清民間建築規模都大。走進這些高牆大院,令我想起歐洲古堡,但,這些宅院第一代主人,都非依靠皇室血親獲得封建領地的諸侯地主。是什麼能力,讓一個個貧農,在距離這麼近的地方,相繼蓋起一座座氣宇軒昂的高牆大院?

格局一:胸懷天下

太窮了,「致富在數萬里外」,是山西人的夢想。於是,一個個山西人推著小木車、載著鍋碗瓢盆、茶葉,到蒙古大草原與遊牧民族交換牛馬、皮草,成為山西人由農轉商的濫觴。

搏命運糧,遠征蒙古大草原經商

但是,離了家門,能回的不多。一則盜匪猖獗,最著名的就是長城的關隘「殺虎口」,山西民諺這麼形容:「殺虎口、殺虎口,沒有錢財難過口,不是丟錢財,就是刀砍頭,過了虎口心還抖。」再者,天寒地凍,為了在春天以前到達蒙古大草原,以取得先機賣出好價錢。許多山西小販在嚴冬中,穿越零下三、四十度的山嶺,有人因遇上暴風雪而凍死,有人因迷路而餓死。據當地人說,從雁門關通往蒙古大草原的路上,至今仍可見累累白骨。

大風險後的報酬,很可觀。當年與遊牧民族多為實物交易,一口鐵鍋可以換一件上等貂皮,一個鐵碗可以換一匹好馬,這些商品在中原與南方奇貨可居,經過轉手後利潤豐厚。於是,第一代經商致富的山西人回鄉,蓋了一座小院,第二代又走出去,回來後接著蓋,千座晉商大院並非從天而降。

晉商願意走出去,是因為太窮了。走得出去者,多是歷經百戰的勝利者,所以,形成這個商幫的恢弘格局,與鄭和下西洋的精神相較,他們是一群偉大的陸上冒險家。

走出中國,船隊駝隊開向俄國歐洲

十八世紀後,他們更進而成為跨國貿易家。西元一七二七年,一個機會來了。清政府與俄羅斯在蒙古與俄國的邊境小城恰克圖,簽訂「恰克圖條約」,開放中俄兩國人民在此城進行直接貿易。晉商於是進一步往北走到冰天雪地的恰克圖,一條足以與絲路比擬、跨越歐亞的茶路,在晉商腳下展開,把晉商推向歷史的另一高峰。

為了打通這條茶路,晉商在中國境內,先用長江的船隊河運,從漢口上岸後,接駁騾子陸運。出長城後,再改以駝隊運輸。至蒙古的烏蘭巴托分為往西與北兩路,往北這條路要運至邊境恰克圖,再西銷往歐洲。

富貴險中求。他們不但經過沙漠、雪地,渡江穿山,還要闖過戰地。這勇氣,比起今天到伊拉克做生意的商人,毫不遜色。

局勢動盪,造就異地匯兌新行業

十八世紀初期開始,太平軍與捻匪作亂,各地商人開始拜託商號分布最廣的晉商,協助匯款。方法是開一張收據,將款項交在晉商的甲地分號,再以書信傳遞該收據,讓持收據者在乙地晉商分號領款。於是,一八二三年,中國第一家票號「日昇昌」在山西開張,晉商進入另一個事業高峰。

「一紙之符信遙傳,萬兩之白銀立集。」票號,解決了其他商人的難題,讓被民亂阻絕的商業血脈順暢起來,也讓資本得以做最有效的流通。從此,晉商由大貿易商變成銀行家。也就是所謂「貨通天下」、「匯通天下」精神。

票號的五大業務分別為匯兌、存款、放款、發行銀票、以及代辦捐項。其中,光是匯兌的手續費,就達匯款的百分之一;再者,利用各地銀兩成色不同,晉商票號採取低買高賣的匯價,又增加約匯款百分之一的利潤,此外,放款月息達三%到七%,代辦捐項也有相當的手續費。一八六○年間,日昇昌股東權益報酬率達七五○%,喬家旗下大德昌在一九○五年至一九○八年,四年間賺進三.四個資本額。

豐厚利潤吸引晉商紛紛效法。到了十九世紀末,晉商票號總號達三十多家,分號達四百五十多家。票號帶給這些縣城豐厚收入,也帶動了鑣局、當鋪、茶樓、酒肆、車馬店生意興隆。清朝人徐珂所著「山西多富商」一文,統計山西十三大首富,其中八家設有票號。財富排行前五大更是無一例外。

但是,鉅富之牆,不是平空而起。

一張紙,就能兌換千百銀兩?當年的金融管理呈現無政府狀態,既沒有專利牌照,也沒有法律可管,更沒有國家保證,山西票號憑什麼讓客戶相信?金融業是資本的競爭,更是信譽的競爭,而誠信更是晉商數百年來最重要的精神。山西票號能讓異鄉人相信,錢交給他們是安全的,這不是一個人說了算,而是整個晉商百年來,累積下來的聲譽,也維繫一代代晉商達五百年榮景,比清朝的歷史都久。

格局二:捨小求大

晉商的異地建築中,最宏偉的就是關帝廟。祖籍山西解州的關公,是晉商心中的財神爺,現今華人商家喜拜關公,就是從晉商風俗而來。關公以信義聞名,無論曹操給他多豐厚的待遇與條件,他始終守護著劉備。這個特質,與招財有何關係?

再看財富排名山西第三的喬家,門廳顯著位置掛著「學吃虧」匾額,乍見此言的人,往往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關公寧可捨小利而求大義,終究贏得後人尊敬。喬家生意能維持六代,也是實踐這精神。

先信義而後利,吃小虧贏得客戶信任

蒙古大草原重鎮,人口超過二百萬人的包頭,至今流傳一句話:「先有復盛公,後有包頭城。」復盛公就是喬家的商號。喬家第一代喬貴發,兩百多年前只是在邊境幫人拉駱駝、大字不識一個的長工開始,慢慢經營成包頭第一大商號,靠的不只是勤勞努力。他的理念是:「寧可少賺錢,不能失信;寧可不賺錢,不能失信;寧可賠錢,也不能失信。」喬家第三代掌門人喬致庸,將其經營理念總結為三個字:「信、義、利」。先是信義,然後才能得利。

他們如何實踐「信義優先於利益」的精神?喬家販茶,為了避免從武夷山長途運送至北方,沿途茶磚有所毀損,而使客戶吃虧,失了誠信。喬家將所有標示一斤的茶磚,實際上都加秤一兩給客戶。不只如此,喬家賣油、賣糧食的斗秤,比其他商家大。乍看之下每筆生意都比別人吃虧,長期卻贏得客戶的死忠信任。

不只是喬家,許多晉商都遵循此道,才能將其內化為集體制約力量,也才能對外贏得共同名聲。一九○○年,八國聯軍攻占北京,許多山西票號在北京分號銀兩被劫一空,帳簿也付之一炬,根本無從對帳。然而,以日昇昌為首的山西票號,此時做出一項共通決定——只要客戶拿得出存摺,不管數目有多大就兌換。這麼做雖有風險,但是,承諾是他們的信念,事後也證明山西票號對未來做出一項正確的投資——當北京戰亂平息,分號重新開業,不但新舊客戶放心將銀兩存入山西票號,連朝廷重臣也紛紛進言慈禧太后,將朝廷官銀匯兌,交由山西票號經手。

首創員工分紅,比率超越資方

何謂格局?「成大器者,首先要會『棄』,才是格局,」一位營業額超過新台幣二百八十億元的企業家說。晉商的不計較、能「棄小」,更體現在予專業經理人的利潤分紅。中國人的第一套員工分紅制度,起源於晉商。

開放給資深員工高比率的盈餘分紅入股(頂身股),往往讓票號員工領取超過薪資數十倍以上的紅利。舉例而言,票號龍頭日昇昌全盛時期,分行經理可參與分紅股數約為一股,一年分紅達萬兩白銀。當時,一位七品縣太爺,年薪也不過一千兩白銀。走在今天的平遙金融大街,我們可以遙想當年,坐在櫃檯裡叮叮噹噹打著算盤的夥計,都可能因「頂身股」而腰纏萬貫。

財經大學副教授黃鑒暉分析,一八八九年大德通票號身股分紅為銀股(資方)的一二○%,一九○六年協成乾票號身股分紅為銀股一三○%。也就是說,員工所分利潤比股東還多。

此高額的讓技術股給專業經理人,使得每位經理人都由衷的把老闆的事業,當成自己的事業。美商惠悅企管顧問公司副總經理李彥興表示,國內企業員工分紅占盈餘比重頂多二○%,對於晉商竟願意讓員工分紅比率超過資方,他感到非常驚訝!

期貨選擇權教學

協助落難競爭者,聯手開拓新市場

晉商的格局,也反映在罕見的商場競爭。

在晉商票號業開啟之初,許多票號發行一種紙幣叫做「錢帖子」,供人兌現使用。有一年,東北市場上出現喬家、渠家兩大票號發行的錢帖子貶值的謠言,喬、渠兩家對突如其來的擠兌感到束手無策,只好連袂到東北票號市場第一大的曹家票號求助。

任何商人都會趁此機會,一舉把競爭者逐出市場。但是,曹家卻選擇協助落難的競爭者,允諾這兩家客戶,可以到曹家票號兌換現銀。這次,曹家放棄唾手可得的壟斷地位,看來並不聰明,但日後得到的回報不容小覷。後來,他們想進軍西北市場,更早進入西北市場的喬、渠家回報曹家順利進入,使得喬、渠、曹三家,市場越來越大,甚至三家後代彼此通婚也越見頻繁。

捨眼前短利之舉,今天聽起來似不可思議。

格局三:回饋社會

一八八七年,山西出現三百年來最大的一次旱災,三分之一人口死於這次災荒,甚至出現人吃人的慘劇。這時,榆次常家居然宣布,花三萬兩銀子修建戲台。原來,常家以建戲台的名義,變相賑災,只要你來搬磚頭搬木頭,我就管你飯吃,又讓災民擁有勞動所得的自尊。災荒持續了三年,常家的戲台,也蓋了三年。

搭棚供餐賑災,自家人最後開飯

這場災荒,喬家捐獻了三萬六千兩白銀,並搭粥棚供災民三餐,根據當地地方誌紀錄,喬家賑災款項為全省最多。「喬致庸很嚴格的,賑災期間,災民沒開飯喬家人不許開飯,喬家上下所有人生活水平降至最低。」「喬家大院」連續劇導演胡玫,覺得匪夷所思:「他(指喬家)圖什麼?為什麼?這是什麼精神?這對我來說是不可思議的。」但除了開粥棚賑災、送麵粉送肉,胡玫沒有把喬家其他善舉拍出來,因為怕觀眾不相信,以為是假的。「這難道不是個悲哀嗎?」胡玫慨歎。

訪談最後,王正前特地讓我們登上喬家大院屋頂,俯瞰這座擁有六個院區、三百一十三間房間的晉商巨宅。層層交錯的飛翹屋簷,映著遼闊無邊的黃土高原。讓這一座座灰色城堡,在貧瘠大地中屹立不搖的,究竟只是財力,還是滾動財力背後的精神格局?這距今僅約百年的故事,已告訴我們答案。



經商能力與威尼斯、猶太人並列

文●楊少強

一九一二年(民國元年)十月二十八日晚間六時,一群山西商人正宴請一位特殊客人,此人乃是當時名滿天下的大文豪梁啟超。山西商人之所以宴請梁,是想借重梁的影響力,以進行一項計畫:由山西商人出面,籌組中華民國的中央銀行!

即使在現代,由商人出面籌組中央銀行,仍是十分大膽的構想,但梁啟超認為若有人能完成這個計畫,就非山西商人莫屬。他認為晉商的能力和國外商人相比毫不遜色:「鄙人在海外十餘年,對於外人批評吾國商業能力,常無辭以對,獨至此,有歷史、有基礎、能繼續發達之山西商業,鄙人常自誇於世界人之前。」晉商的經營實力,連元代來中國的馬可波羅也大為讚嘆,他在《馬可波羅遊記》中說:「從太原到平陽(臨汾)這一帶的商人遍及全國各地.獲得鉅額利潤。」晉商不但是中國十大商幫之首,在世界歷史上也被人拿來與猶太商人、威尼斯商人相提並論。


—晉商大事紀—

販鹽發跡

1370明朝推行「開中法」,批准為朝廷運送糧草的山西人,獲得民營販鹽特權,開啟晉商五百年發跡史。

1645清順治皇帝入關攻克北京,首度冊封山西八大家商人為「八大御用皇商」。晉商再次獲得國內貿易經營特權,可經營鹽、茶、綢緞等貴重商品。

1699清康熙皇帝允許晉商從日本長崎進口銅礦,以鑄造清朝法定貨幣「銅錢」。晉商自日本每年購銅七百萬斤,並造成日本黃銅緊缺。

縱橫中外

1727清雍正皇帝和俄國簽訂《恰克圖條約》,打開了中俄貿易通道,晉商將茶葉、絲綢等商品運往俄羅斯,並將皮毛、馬匹和牛羊帶入國內銷售。

1823晉商雷履泰創立中國第一家票號「日昇昌」,專營銀兩匯兌業務。

1850太平軍起義,南方諸省衙門認為現銀運送不安全,晉商票號首次獲得匯兌政府稅款。

1847中國首家外資銀行——英商有利銀行於上海開張,山西票號面對第一位國際金融敵手。

1869清政府允許晉商進入俄國境內經商,晉商從福建武夷山出發,深入歐洲莫斯科、聖彼得堡、巴黎、倫敦等地設立商號。

1896山西票號合盛元在朝鮮新義州開設據點,晉商首度跨出國門經營金融業。此後海外分號遍及美、俄、星、印等地,是史上最早的跨國金融公司。


沒落熄燈

1900八國聯軍攻克北京,滿清王朝慈禧太后逃到西安。清朝脅迫晉商承擔「辛丑條約」約三成賠款,超過十億兩白銀。

1902第一家美資銀行—花旗銀行,開設上海分行。此後二十年,外資銀行數量達到六十五家,分支機構達到二百二十六處,金融實力遠超晉商票號。

1904北京晉商李宏齡推動山西票號改組現代銀行動議,遭到山西總號否決,晉商喪失最後一次轉型時機,金融業務逐漸被外資銀行取代。

1905俄國西伯利亞鐵路全線通車,俄商進入中國販運茶葉,晉商茶葉生意開始沒落。

1908大德通當年每股分紅一萬七千兩,創下晉商票號最後的輝煌。

1912軍閥混戰,貨幣重貶,晉商票號紛紛倒閉。

1951山西喬家大德通票號歇業,為所有山西票號中,最後一家歇業者。

管理>>紀律篇>>沒落

返回   【投資理財傳奇人物】    【期貨教學 選擇權充電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