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求財富人生的6大步驟

富足一生

本篇文章摘自今週刊 <<530+531>>期 - 封面故事  
撰文/謝春滿

「富足一生」是許多人心中的夢想,要達到這個目標,其實並不困難。只要在人生不同階段,有方法、照步驟進行,找出適合自己的投資理財方法,你也可以享有富足人生。20歲,積極投資自己,才能帶來財富。30歲,存到第一桶金,才能用錢賺錢。40歲,把握人生黃金10年,積極創造財富。50歲,守住財富穩穩獲利。《今周刊》特別專訪各領域的精英名人,與您一起分享他們富足的經驗。在追求財富之餘,也別忘了豐富自己的生命,因為擁有心靈的富足,這樣才是真正的富足。

今年四十五歲的陳進郎,站在最近剛買的土地上,俯瞰溪邊景致,在潺潺溪水聲中,想像著未來這裡將打造一幢舒適的別墅,有一座美麗的花園,可以招待親友來此度假,心中的滿足感油然而生。

◎富足跳級生:四十二歲致富十五年內把十五萬元變三億元

出生在尋常人家的陳進郎,沒有特殊背景,卻在十五年內迅速累積財富,把十五萬元變成三億元,足足獲利二千倍,在四十二歲那年提早退休。

目前他仍然每天浸淫在股市裡,但是退休後,不必每天穿戴整齊,不再朝九晚五,時間更靈活彈性,不僅在財務上自由,更提早享受富足自在的生活。他現在最大的夢想是寫書,把征服股海的經驗和態度分享給大家,再來就是每周到郊區走走,看看新買的土地,為打造夢想家園做準備。

儘管已是億萬富翁,但陳進郎仍然是一身樸實,低調過生活。他認為「人沒錢時,要看開一點;有錢時,也不要太放縱自己;更不要暴發了,就覺得金錢唾手可得。」

如果將時間拉回過去,你會發現陳進郎擁有今日財富,並非憑空而來,而他的人生也像股市線圖一樣,充滿曲折起伏。

大學雖然念的是土木系,但卻對經濟這個領域充滿興趣,因此從大學時期就主動選修會計和經濟學,接著又念大同大學事業經營研究所。真正接觸股市是在一九八七年,「當時是因為媽媽買股票被套牢,我想討回公道!」就在這樣的機緣下進入股市,因著這樣的原因做股票,聽了讓人覺得不可思議。

投入股市後,他非常認真狂熱,即使碰到當兵時期,只要一放假,就抽空回台北聽股市名師演講,有一次股市大戶雷伯龍在中山堂演講,他無法請假,就請家人去聽完後再轉述給他。後來也加入股友社,初期曾買過一檔中纖,從五十元漲到一百多元,讓他見識到股票漲時的威力。一九八九年六月退伍前,就已經賺進二百萬元。

當兵回來之後,原想到報社當證券記者,卻在應徵前發生車禍腿斷掉,與記者生涯擦身而過。這個意外,當時來看是個不幸,但是事後才發現,因為這場車禍,把他的人生帶往另一個方向。經過一段時間療養後,經人介紹到一家證券公司應徵,由於腿傷尚未痊癒,走路一拐一拐的,人家嫌他腿不方便,並沒有錄取。但是他並未放棄,繼續到號子看盤,在這時期,他並沒有扎實的功夫,只是憑著聽明牌操作。

後來終於應徵進入富寶投資公司任職,老闆只是聽他講述如何學習做股票,就錄取他,讓他十分驚訝。這家投資公司人員非常單純,除了董事長與二位行政人員之外,再來就是負責操盤的他。

◎富足達人心法:專注與用功投資成功的關鍵,勤讀資料研究盤勢

進入富寶投資公司後,他一方面幫公司操盤,在事先取得老闆同意下,同時幫自己操作,雙向並進。為了方便上班,晚上住公司,上午七點半就起床,為當日的操盤做準備;晚上則是讀資料、研究分析個股,十一點後才就寢,一天足足工作十五個半小時。

陳進郎回想過去走過的路,他認為,「專注是成功最重要的關鍵。」當時他可以到金融機構上班,兼做投資,但考量到做本業又要做投資,難度很高,於是決定專注做投資。為了專注投資,後來即使不住公司,仍堅持選擇離公司五分鐘路程的住家,因為這樣才能在最短的時間內到達公司。

一九九○年碰到股市從萬點崩盤,在主力推薦下買了旭麗,但主力提前出場,他差點跌入萬丈深淵,還好及時踩煞車,但後來連續三年的跌勢,逼得他只好認賠賣掉當初訂講的預售屋。這次教訓後,他深覺不能再靠明牌操作,應靠自己判斷,於是報名參加技術分析研習課程,透過操作演練,精進技術,曾經連續五年每天描繪五分鐘走勢圖,感應大盤脈動。

此外,在收盤後,他仍繼續做功課,每晚看最新的產業資訊,研判大盤及類股的走勢,並仔細觀察上市公司個股的籌碼與線形走勢。每天一成不變的做功課、練習,這套自創的「苦力投資心法」,讓他後來的操作無往不利。股市崩盤時賠掉的五千萬元,後來都賺回來了。

◎富足達人心法:實戰累積戰力錯誤中不斷修正,培養獨立判斷能力

第二個成功的關鍵是「修正。」《億萬富翁的賺錢智慧》作者博多.雪佛說:「每個經驗都該是一座指路燈塔,而不是我們的停泊之地。」陳進郎深有所感。他強調,要誠實面對每次操作的成敗,不斷省思與修正,不在乎幾分鐘前操盤所犯的錯誤,只在乎下一步該如何挽回頹勢。

陳進郎認為透過不斷操作與修正,最終可以找出適合自己的一套投資方法,在投資路上,每個人都應該做自己,有獨立判斷能力,不要只問明牌,照單全收。

至於投資紀律方面,他也有自己的一套邏輯。他認為在遵守投資紀律之餘,也要考量到平衡,跟人性做一些妥協,追求最適化的紀律。例如,理論上應該只買五檔股票,但是他卻買了二百多檔,「每天都有股票上漲,這會讓人比較快樂一點。」

專家說要停損,他也照做,但做了部分修正,例如達停損點時,他會賣出,但保留二、三成,以免起漲時,手上股票都賣光了。遵守基本的紀律,並找到讓自己舒適的投資方法,他認為每個人都可以從操作中找到最適合的投資方法。

在富寶投資公司工作十五年後,陳進郎於二○○四年辭去總經理職務,任職期間,他把公司的操盤資金從五千萬元變九億元,獲利足足十八倍之多。他個人的投資金額,則從十五萬元變三億元,獲利二千倍。

四十二歲就退休,其實是受到杜甫(旅月書懷)詩句的影響,其中一句「名豈文章著,官應老病休。」古代的官都是老了或者病了才退休,這啟發他重新思考人生。「幹麼要做到老了、病了才退休呢?」

陳進郎認為,「衣食無缺、財務獨立自由,便是富足。」他本人對金錢淡然,身上看不到奢華名牌裝扮,內心滿足,其實早已達到富足境界了。

從陳進郎的故事,你會發現,他並非一夕致富,而是花了近二十年時間,一點一滴累積財富。在過程中專注認真,持續不斷操作並且修正,增強自己的功力,終於練出征服股海的祕訣。

如果你也有富足的夢想,就從今日開始行動!以下六大步驟,可以幫助你達到富足境界。

◎富足第一步:儲蓄

養成存錢及記帳習慣,小富自己來

「理財就像爬樓梯,先站穩第一步,才能再走第二步,第一步就是儲蓄。」國泰世華銀行財富管理經理張琇玲強調,理財成功的關鍵在於儲蓄,年輕人應該及早儲蓄,累積一定財富後,才能進行理財投資規畫。

「大富由天,小富自己來。」荷蘭銀行台北分行資深副總王蘊慈認為,一個人是否會大富,是由天決定,但小富卻可以靠自己從小錢開始累積。儲蓄的方法很多,可以採用強迫式的定期定額方式達到儲蓄目的。

身價好幾億元的智冠科技董事長王俊博分享他年輕時的儲蓄經驗。他在大學畢業後,一點金錢概念都沒有,當兵後,在鳳山步兵學校受訓半年,放假一天可以把整個月的軍餉都花光。

半年後調到金門,他第一次學會理財。當時一個月軍餉才一千三百元,由於住外島花費便宜,一個月下來,竟然存了一千元,一九七○年代的一千塊不算少。「我第一次感受到存錢有一種喜悅的感覺!」

◎富足第二步:訂財富目標

想清楚自己要什麼,現在開始學投資

於是他養成每個月記帳習慣,一年四個月內存下一萬八千元,當時一般薪水階級月薪才三、五千塊。退伍後父母親看他存了這麼多錢,嚇了一跳。此後,他開始對存錢有概念,做事以後,每個月薪水進來他都會仔細計算開支,想辦法開源節流,存錢讓他內心有一種篤定的感覺,這個理財習慣對他後來創業有很大幫助。

不論是創業或是上班族,先學會把錢存下來,是未來致富的關鍵。

《智富一輩子》書中強調:「你一定要了解,投資是一輩子的事業,由於你一生中都離不開投資,所以愈早開始學習投資,成效愈好。要擬定一套以累積財富為目標的投資計畫,並執行你的投資計畫。」

台新金控信託投資事業處副總仲向榮建議想要富足的人,先設定目標,清楚知道自己的財富目標,例如出國念書、結婚、置產、買房子、子女教育或退休後要過什麼樣的生活等。目標確定後,才知道財要怎麼理。一開始就要做對,否則做了幾年後才發現金額不對,就來不及了。有了目標之後,接下來就是立即展開投資行動。

今年二十七歲的陸毅棋,從二十五歲就設定理財目標,他說:「我希望自己最終能夠得到財務上的自由,由我來控制金錢,而非受制於金錢,那才是真正的富足。」

他的金錢欲望並不高,因此設定未來退休後每月生活費是五萬元,由此推估,至少得有六百萬元,以一○%報酬率計算的話,一年會有六十萬元收入。

目前任職於住商房屋的陸毅棋,剛出社會之際,因消費沒有節制,欠下四、五十萬元卡債,為了躲避銀行催討,甚至連家都不敢回,每月的循環利息超過薪水,當時差點放棄一切,從此消失。後來在媽媽鼓勵下,進入業務性質收入較高的保險業。他進入保誠人壽一年後就還清債務。

期貨選擇權教學

◎富足第三步:良好紀律

挑優質標的定期投資,嚴設停損停利

經過這次慘痛教訓,人生觀起了很大變化,他決定好好為未來打算,二年前開始利用投資型保單按月存款,少則一萬、多則二、三萬元,不過二年時間,就存了五十萬元,照這個速度,他相信四十幾歲就能達到富足境界了。

確立目標之後,再來就是有紀律的定期投資。「日本有一位農夫,他種下一棵竹子,連續灌溉七年,竹子都文風不動,但是在最後六個禮拜長了三十公尺。」摩根富林明資產管理副總張慈恩說了這個故事,告訴大家「紀律」的重要性。

張慈恩說:「投資之前,你要挑對一個好種子,之後每天澆水,這個澆水的動作就是『紀律』,你不能因為竹子還沒長出來就不澆水了,投資像農夫種竹子一樣,必須有紀律的定期投資,最後才會長出財富來。」

「有紀律的投資對累積財富有很大幫助。」中信金個人金融執行長尚瑞強說,投資熟悉的產業,這是所謂的紀律,也是穩健的作法。他以自身例子說明穩健的重要性。

◎富足第四步:資產配置

分散投資標的,才能降低風險

尚瑞強在三十歲就賺進人生第一個一百萬元。當時股市上萬點,他買了某一支航運股,全部資金都押在這支股票上,一百七十幾塊錢買進,跌到一.五元時賣出,一百萬元剩下一千五百元,血本無歸,很多人都認為年輕可以多冒險,他卻持不同看法。他奉勸年輕人,投資不要冒太大風險,因為,賠掉好不容易存下來的錢,重新再來很辛苦。

得到這個教訓後,他調整投資策略,只投資自己熟悉的產業,就是金融股,因為身處這個產業,對這個產業非常了解,很清楚哪家銀行經營得好不好,長期下來,資產穩穩增加。此外,適當的停利停損也是重要應遵守的紀律,他建議可依個人對風險承受度,設定停損停利點。尤其是對不熟悉的產業一定要設停損點。以他個人為例,他曾經投資一檔基金,交由理專操作,停損點設在一○%,到達這個程度就出場。

股神華倫·巴菲特表示:「因為沒有人具備預測經濟趨勢的能力,對於股市漲跌也沒有人可以準確預測,因此,不了解自己該做什麼的投資人,只有運用廣泛分散的投資策略,才能得到報酬。」

◎富足第五步:定期檢視

調整投資組合及策略,適時修正

ING投信執行副總劉益銘也認為,做好資產配置是分散風險的最佳利器,投資者在做好資產配置後,再做標的、買進時點的分散,這樣可以進一步降低風險。

做好資產配置之後,接下來就是定期檢視你的投資組合。荷蘭銀行台北分行資深副總王蘊慈表示,市場變動很快,投資之後要定期檢視,適時做修正,選擇風險一樣但報酬率較高的工具,勝算較高。

今年四十五歲做貿易出身的李淑蘭,四年前開始學習投資理財,把過去的積蓄拿來投資共同基金,四年來,她不斷吸收相關資訊,理專建議的投資標的,並非照單全收,她仔細研究,了解市場趨勢與產業發展後,才決定投資與否,並且定期檢視調整。

經過四年來的練習,她已能自行判斷投資策略,像前陣子石油價格大跌到每桶五十元時,她研判是低點,就進場買進。定期檢視,隨時修正調整投資組合,目前整體投資報酬率在二○%到三○%之間。

◎富足第六步:耐心長期持有

時間是百萬富翁最好的朋友

美國暢銷書《成為百萬富翁的八個步驟》,書中描述成為百萬富翁的其中一個步驟,是買了股票長期持有。調查顯示:四分之三的百萬富翁(指美金百萬元)買股票至少持有五年以上。

第一銀行大安分行個人金融副理孫娟娟透露,她有一位客戶於十七年前買進富達歐洲基金,投資單筆三百萬元,十七年來歷經股市空頭與多頭,都沒有出場,獲利十五倍,資產從三百萬元變四千五百萬元,最近他陸續贖回該基金,可以享受優渥的退休生活。這個活生生的例子告訴我們,長期持有的威力驚人。

耐心長期持有是致富的重要因素,但是ING投信執行副總劉益銘提醒,「只有抱對標的,投資好的公司或好的股票基金,才能長期持有。」此外,還要檢視該標的未來成長性,例如,現在的鴻海和十年後還會一樣嗎?這是長期持有必須注意的地方。

看完上述步驟,最後只剩執行。千萬別再遲疑,立即展開你富足一生的計畫吧!

 

沉潛五年新體悟 陳進郎公開五大心法

今周刊 2012-11-01

繼五年前的《股市大贏家》一書引起讀者熱烈回響,知名股市作家陳進郎近日再度推出新作,書中總結他歷經金融海嘯後的種種操作心得與體悟。這些珍貴的投資心法值得讀者細讀,《今周刊》特別搶先曝光,以饗讀者。

編按:經過五年醞釀,「股市大贏家」陳進郎終於再出書了!在新書《股市大贏家Ⅱ》中,陳進郎以許多個人實際經驗為範例,將歷年來操作的心法大方分享給讀者。過去五年來,台股先是登上九八五九點高峰、距離萬點僅一步之遙,隨之而來的次貸風暴,卻將指數一路摜壓至三九五五點;經過這一番上沖下洗,陳進郎有哪些新體悟?本刊取得作者同意,搶先摘錄精華內容。以下是新書摘要:

就心理層面而言,一般人對股票的心態大多是「愛之欲其生,恨之欲其死」,滿手股票時,恨不得股市漲翻天,股票賣光了,恨不得股市會崩盤。如果我根據技術面,認為跌勢已近尾聲,卻在最後關頭因為心理面熬不住,把股票賣光了,那麼在接下來的大盤反彈時,我的心態一定調整不過來,而被行情拋在後面,這是比賠錢更可怕的煎熬。

心法一:漲勢加速常是行情尾聲

隨著次貸風暴暫時緩和,台股重返九八○○點。對於一位根據轉折點操作的投資人,如果他在高檔並未大幅減碼而持股又漲回來了,由於在轉折過程中潛藏了很大的套利空間,所以他還是犯了「隱藏性的失誤」;至於那些在高檔減碼不多,而持股在大跌後也未隨著大盤大幅反彈的人,更是犯了明顯的錯誤。

對有本事的人來說,市場的瘋狂和混亂不但不是災難,反而是財富重分配的良機。債券天王葛洛斯就說過,「只要想到現在全球經濟如此震盪,我就覺得興奮不已。」回顧這一波,在市場一致看好的情況下,籌碼快速分散而大跌,看似就要崩潰,又在市場一致看壞下,籌碼迅速獲得歸宿而重新展開攻勢。這次大盤忽下忽上的經典課程,讓我學到兩點。

一、漲勢接近尾聲的一個重要特徵,就是漲勢急劇加速,但是激情不會持久。當大盤日K線在盤中挾著大量出現長黑,我就該先行減碼,不必等到尾盤確定日K線收長黑時才減碼;因為等到這時,我們很可能看到股價跌更深了而更捨不得賣出,甚至有的弱勢股已跌停出不掉。同樣的,如果硬要等尾盤買進訊號較確定時再進場,也會失去先機。

二、在指數大漲過後,跌破六十日均線時要保守。如果指數接著又跌到二四○日均線上緣,因為跌幅已深,可以不要再殺股票,甚至可以在指數逼近二四○日均線,而且拉出長下影線(或長紅)時搶反彈,例如在二○○七年八月十七日時。但不管搶不搶得成,最晚等指數創新低時要再減碼。

心法二:依六十日均線操作

技術分析最重要的兩件事,一是趨勢、二是氣勢。如《亞當理論》這本書上所說,趨勢是「一再重複的事」。

剛學習技術分析時,我用簡單計算法的移動平均線來研判趨勢,我看五日均線、十日均線、二十日均線、六十日均線、一二○日均線、二四○日均線、二年均線、五年均線,甚至還看十年均線。

由於除了這一大堆均線,我還要看KD、MACD、趨勢線以及走勢圖上的高低點等指標;操作時,股價動不動就碰到支撐或反壓,或者,股價的位置就某些指標而言是支撐,但就其他指標而言是反壓,令人很難適從。

更可怕的是,如果指數大漲後反轉跌破二四○日均線,我以為二四○日均線下面不遠處還有幾年線的支撐,而沒有賣股票,很可能還要面對另一段嚴峻的跌勢。

所以,均線只要三、四條就夠了。以重要性而言,依序為六十日均線、二四○日均線、一二○日均線。六十日均線代表持股者這六十個交易日來的平均成本,最能適當地反映短中期的市場心理。當股價在大漲後拉回,而向下跌破六十日均線,市場心理從普遍獲利的慣性變成虧損,投資人開始不安;如果股價不能迅速站回六十日均線,一旦該均線的角度轉而呈現下彎的趨勢,中線空頭走勢更加確認。

同樣的,當股價在大跌後反彈,而向上突破六十日均線,市場心理從普遍虧損的慣性變成獲利,投資人持股意願增強;一旦六十日均線的角度轉而上揚,宣告中線多頭走勢來臨。

慢慢地,我不再看比二四○日均線的時間架構還要長的均線。我尤其覺得,十年線的威力被媒體過度誇大了。

試想,這十年來,那些在早些年買進的人如果還留在市場,擺那麼久都還沒賣,即使股價由下返抵十年均線的解套點,大概也不會賣了,所以十年均線的阻力,就不如媒體所說的那麼大。同樣地,十年均線的支撐也沒有那麼大。

心法三:勝算過半就出手

我也幾乎不看對價格反應太過敏感的短天期均線,如五日均線、十日均線,或二十日均線,而用短期高低點來取代,如果股價向上突破短期高點,短線轉強;如果股價跌破短期低點,則短線轉弱。只有在判斷短、中、長期均線的大黃金交叉時,我才會注意短天期均線中的十日均線。

輸贏的結果,不僅取決於每次出手的勝率與每次可能輸贏的金額,還取決於出手的總數。在股市,假設每次出手的勝算從五○%多個五%,提高到五五%,當我們累積出手的次數只有九次,贏的次數比輸的次數多的機率,只提高到六二%;再假設每次輸贏的金額都一樣,把交易成本算進去,勝負還不是很明顯,這時賭博的成分還是很大,「多個五%」好像沒有什麼差別。

但是當我們累積出手的次數達到九九九次,贏的次數比輸的次數多的機率就提高到了九九%;假設每次下注的金額都一樣,就算把交易成本算進去,贏面還是很明顯,而且交易的次數愈多,賺的錢愈多,這時,做股票就成了一種行業。

我們不要等很有把握時才出手,只要覺得合理就可以出手,這樣才會多出手,也會提高命中率。就像我們常看到NBA球員最後一秒鐘在三分線外得到投籃空檔,毫不思索地出手,往往就中了,但只要稍加猶豫,反倒不會中。

一般人做股票時,經常顯得猶豫的一個原因是,讓招式和招式之間互相牽制。例如,想要兼顧基本面和技術面,但兩者卻互相牴觸,或是想要兼顧短中線和長線,但兩者卻經常分歧。

有了一套判斷市場走勢的準則,也有了好的資金管理辦法,我們還要遵守操作紀律。有時,我們覺得走勢不太對,卻告訴自己「這次真的不一樣」,但違背了原則一次,有一就有二。人在輸錢時,由於不服輸的心理,比在贏錢時更難離場,且常會急著進場攤平,所以總是加碼得太早。

心法四:切勿「拉回再買」!

我覺得,做股票最錯誤的觀念之一是:在漲勢形成後,等指數或股價拉回守住六十日均線後再買。這個觀念就像「指數或股價向上突破箱形上限時,等它拉回站穩箱形上限再買」,讓原本猶豫不決的人更猶豫。但真正強勢的市場或個股不太會回頭,尤其當突破六十日均線或箱形上限的氣勢很強勁時,這樣就買不到了。

就算指數或股價拉回測試季線,我也不會在拉回過程中買進,而是等它拉回守住六十日均線後,再一次形成強勁的向上動力時買進,比如說拉出長紅或再創近期盤整的新高時。但萬一拉回跌破六十日均線,我會考慮減碼。

在股市這個極端的世界,我們在某一小段時間內的獲利(或損失),有可能超越之前好幾年的總獲利(或總損失)。所以,真正關鍵的是超漲時的大贏或超跌時的大輸,不是股市的平均年報酬率。

同理,在股市,我們也不能只關注代表權值股股價加權平均的指數,或是太強調過去一段時間指數的平均值或年漲幅,而忽略了時間與個股這兩個更為細部的變數。

如台股繼一九九○年後,於二○○○年再度站上萬點,指數看似差不多,這是根據長期和平均的觀點。但在這十年間,很多投資人的境遇像在天堂和地獄間來回了不知多少回,能大致抓對指數重大轉折的人,身價已不可同日而語。
股市是一個「時勢造英雄」而不是「英雄造時勢」的世界。

一般人操作上最大的缺失,就是不但沒有在大盤上漲時加碼強勢股,反而往上減碼強勢股,這是因為從起漲點來看,股價漲多而變貴了,就算漲勢再明朗,有的人還是以為這只是空頭市場的反彈。
在漲勢中,要做到「不減碼強勢股,反而加碼強勢股」,要有以下兩點認知。

第一、趨勢凌駕於基本面:當大盤處於明確的漲勢,樂觀的氣氛讓人的想法更接近投機者,甚至是賭徒,而不是投資者;只要炒作的題材夠吸引人,股價會立刻再漲,投機者才不管股價已經漲了多少、本益比有多高。即使這時候買進的人,也認為泡沫遲早會破滅,但他們堅信還有「更傻的傻瓜」會來把股價推得更高。

心法五:向上加碼強勢股

一旦某支個股的線形翻多,如果我們還執著於該股的本益比已超過幾倍,或遷就於大家都已經知道的其他基本面利空數據,就算我們不敢買,但因為多頭市場的惜售氣氛很濃,只要有人拉抬,股價照樣大漲。

第二、不要因股價漲幅已大而買不下手,甚至賣出。這時,我會告訴自己,在大盤漲勢初期,我對行情半信半疑,要不是這些股票接下來的漲幅擴大,我怎能確認它們的底部已經浮現了呢?

做股票就像拔蘿蔔,當市場處於漲勢中,就像蘿蔔還在生長期,這時要先賣漲不太上去的弱勢股,而不是先賣漲最多的強勢股;強勢股如果還會漲,我們甚至應該買進,等股價或指數有作頭跡象時再賣。

一般人的迷思是,在比較個股的走勢後,跑去買比較沒漲的,這樣才安心。比如說,在某個時點,A股創下波段高點時,同類股中的B股價位與它差不多,兩者股價同樣拉回後,如今A股已再創之前的新高,B股卻離當時的價位還差二、三成,所以去買B股。但A股強B股弱,一定有原因,買漲幅落後股通常占不到便宜。

以陳進郎的方法操作近期大盤

當投資人對台股走勢感到猶疑,其實靈活運用陳進郎所重視的60日均線、240日均線和120日均線,也有機會避開10月中以來的指數回檔。

陳進郎強調,當指數跌破季線,就是由多翻空的轉折訊號,即使不作空,至少應盡量降低持股,避免損失擴大。

加權指數於10月8日出現長黑K,就是初步減碼的訊號;這時大盤不僅沒有續漲,線形還遭破壞,故必須先因應。

但是在240日均線附近,又短暫出現一次反彈,此時正是陳進郎眼中「不必再殺股票,甚至可以搶反彈」的大好機會。

接下來台股並未止跌,陳進郎認為:「重挫隔日沒有止跌,跟著通常是一個下跌的跳空缺口。」果然在10月11日台股跳空大跌140點,並在隨後三天跌破季線。

賣股不要等反彈才出手

「持股應該在股價回檔時賣出,而不是反彈才賣,這是李佛摩一再強調的重點!」陳進郎特別在受訪時指出。

他分析,在股價下跌時,投資人都希望持股的價格會反彈,但「反彈是投資人自我心理預期的,但若反彈沒有出現呢?」後果就是頭部形態確立,投資人被越套越深。屆時投資人萬一又用「個股具有高現金殖利率」、「這是一檔績優股」合理化自己套牢的部位,日後很可能更砍不下手。

因此,早一步、遭遇回檔時就出脫持股,才是避免受困的好方法。如陳進郎自己就試著以正面思考,成功將「已賠了多少錢」的悲觀情緒轉為「少賠了多少錢」,強調伺機轉進其他機會的重要。(周岐原)

 

返回   【投資理財傳奇人物】    【期貨 教學 選擇權充電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