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空之神 ─ 約翰•鮑爾森

2012.7.23整理

 

約翰·保爾森 2008.11.10

2007年前,知道約翰·保爾森的人不會很多,他只不過是華爾街的小字輩,他的公司Paulson & Co.有60名員工,管理著10億美元規模的對沖基金。 但如今,約翰·保爾森這個名字已經被華爾街奉若神明,“賺錢之神”、“對沖基金第一人”等頭銜已被掛到他頭上;金融大鱷索羅斯請他吃飯;恰好與他同姓的美國財長亨利·保爾森只好委屈地被稱呼為“另一個保爾森”以示區別。

這一切,全因為在美國金融界風聲鶴唳的次貸危機和及後的金融風暴中,約翰·保爾森賺錢了,而且,他以華爾街歷史上最高的效率賺錢了——2007年一年,37億美元,他成為當年最牛的基金經理。 而他賺的錢,是建立在大多數人的痛苦之上的,因為他瘋狂做空美國股市和房地產市場,他賭美國人住不起房子,並賭贏了。

約翰·保爾森與“股神”沃倫·巴菲特在上世紀70年代逆市收購大量破產小公司、“破產重組之王”威爾伯·羅斯2000年初收購重整鋼鐵行業一樣,保爾森的成功靠的是打破市場的常規思維。

每天去中央公園長跑5英里減壓

在2006年初,華爾街金融界的普遍思路認為,雖然寬鬆的信貸標準值得警惕,但房地產和信貸市場不會因此產生大麻煩。 很多華爾街的大機構大銀行都在這個樂觀的陣營中。

“很多人都說房價永遠不會在全國範圍內下降,和房地產市場捆綁的投資債券也從來沒有出過問題。借貸專家被房地產市場的繁榮蒙蔽了眼睛。”保爾森說。

其實早在2005年,保爾森就擔心美國經濟會走向衰退,於是他開始做空汽車供應商等公司的債券,賭它們的價值會下跌。 然而,即使這些公司的債券已經進入破產程序,它們的價格仍然在上漲。

“這很瘋狂!”保爾森對公司的一位分析師說。 他催促他的經紀人想辦法保護他的投資和利潤。 保爾森拋給經紀們的問題是:“哪裡有我們可以做空的泡沫?”

經紀們最後找到了答案:房地產市場。 當時,房地產專家們反复宣稱,房屋價格永遠不會在全國範圍內下跌,即便下跌,美聯儲也會通過大幅削減利率來挽救這個市場。

對房地產借貸市場,華爾街的金融家們發明了兩種新型的投資工具:CDO(collateralized debt obligations),債務抵押債券,即把抵押債券按不同風險重新包裝銷售的產品;CDS(Credit Default Swap),信用違約交換,用於擔保抵押債券風險的衍生產品。

這兩種產品的關係是,CDO的風險越高,擔保產品CDS的價值就越高。 如果違約率或違約預期上升,CDS的價值就隨之升高。 但在房地產繁榮時期,大多數人都不認為CDO會有什麼風險,所以擔保產品CDS的價格非常低。

在分析了大量數據之後,保爾森確信投資者遠遠低估了抵押信貸市場上所存在的風險。 他賭這個市場會崩潰。 “我從來沒有做過這樣的交易,有這麼多人看多,而只有極少的人看空。”

於是,保爾森設計了一個複雜的基金操作模式,開始大膽地進行債券交易賭博:一邊做空危險的CDO,一邊收購廉價的CDS。 “我們必須最大限度地利用人們對房地產盲目樂觀的優勢。”在2005年年中時,保爾森這樣對手下說。

但保爾森的賭注沒有為他帶來勝利,房地產借貸方還是很慷慨地借錢給買房者,後者也樂於接受寬鬆的借貸條件。 保爾森開始懷疑評級機構在給次貸產品評級時標準過於寬鬆,於是,他讓團隊展開大規模的調查,結果發現,貸方回收貸款正在變得越來越困難。

2006年1月,有一個消息使保爾森看空房地產借貸市場的信心更加堅定:美國最大的次級按揭貸款公司Ameriquest Mortgage出資3.25億美元,調查房地產借貸行業中的不規範貸款行為。

保爾森決定成立一隻專門做空抵押債券的對沖基金,儘管一些謹慎的投資者勸他不要貿然進入自己不熟悉的領域,但保爾森還是為這只新基金募集了大約1.5億美元的資金。 2006年年中,這只基金開始了運作。

可是,房地產市場依然繁榮,保爾森的新基金一直在賠錢。 一位好友也打電話給保爾森,問他是不是準備止損。 “不。我還要加註。”他回答說。 為了緩解壓力,保爾森每天去中央公園長跑5英里,他還告訴自己的妻子,“這種事情需要等待”。

“碰到這樣的情況,很多有經驗的人都會選擇退出交易止損,但奇怪的是,損失似乎讓他(保爾森)變得更堅定了。”彼得·索羅斯說,這名金融大鱷索羅斯的親戚也投資了保爾森的基金。

保爾森“加註”就是做空ABX,一個在2006年初才被創造出來的反映房產次貸市場狀況的指數。 2006年底,ABX下跌,保爾森的基金升值20%。 接著,他開創了第二隻同類基金。

2007年2月7日,一位交易商拿著一條新聞稿跑到保爾森的辦公室:美國第二大次級抵押貸款企業新世紀金融公司預報季度虧損。 與此同時,ABX已經從2006年7月的100點下跌到60多點,保爾森的第二隻基金僅在2月份就升值了60%。

期貨選擇權教學

索羅斯也請他吃飯

但就在形勢大好的時候,保爾森卻擔心起來。 在酒吧的閒聊中,一些同行和他從前在貝爾斯登公司(當時的美國華爾街第六大投資銀行)的同事告訴他,貝爾斯登公司正準備收購一些個人抵押,以重新托起房產信貸市場。

同時,他還聽說貝爾斯登公司正在遊說金融管理機構制定法規,允許承保方修改或購買不良債務。 這些消息都對保爾森的基金不利,他託人四處放言,稱貝爾斯登公司的做法“操控市場”。

後來,出於各種原因,貝爾斯登公司撤回了上述兩個計劃。 2007年年中,貝爾斯登公司投資次貸的兩隻對沖基金垮了。

一夜之間,投資者開始拋售次貸抵押債券。 保爾森的基金隨之暴漲。 這時,一些洋洋自得的基金投資者將保爾森的交易操作方法透露給身邊的朋友,暴怒的保爾森於是為自己的電子郵件安裝了特殊軟件,使郵件不能被轉發。

2007年秋天,ABX指數已經跌到20多點,保爾森大豐收的時刻到了。 驚恐的華爾街金融機構和大銀行大量求購CDS,也就是保爾森早就以低價囤積的次貸擔保產品,保爾森不愁兌現。

最終,在2007年的次貸風暴中,保爾森的第一隻基金上漲了590%,第二隻上漲了350%。 僅2007年一年,就有60億美元的資金湧入保爾森的基金,這還沒有把他們當年的投資收益計算在內。

據《阿爾法》雜誌統計,保爾森自己在2007年的收入達到了華爾街創紀錄的37億美元,成功登頂2007年度最賺錢基金經理榜首,將金融大鱷索羅斯拋在身後(索羅斯2007年年度收入29億美元)。 保爾森也從無到有,在2007年登上《福布斯》美國富豪榜第165位。

如此高效的賺錢神話連索羅斯都不得不佩服,甚至找機會請客吃飯,向保爾森打聽下賭做空樓市的細節。 保爾森,這個兩年前的小字輩,從前或許沒有想到自己生平能有機會與金融大鱷平起平坐。

不想在美國人痛苦時慶功

現年51歲的保爾森是土生土長的紐約人,出生成長於紐約的昆斯區。 保爾森有兩個妹妹和一個弟弟,他們家並不富有,大概屬於中產階級裡的下游水平。

保爾森本科就讀於紐約大學,後來又考取了哈佛大學的MBA,畢業後開始進入金融業,先在奧德賽合夥人公司任職,之後跳槽到貝爾斯登公司,擔任合併收購部經理,1994年創立自己的對沖基金公司Paulson & Co.。

遠離媒體加密郵件

成名前,人們對保爾森知之甚少——他的公司只是一家中游的基金公司,他自己也僅僅是一名業績還不錯的中游基金經理,儘管他成立的專注於併購套利的對沖基金在9年的時間裡有8年在賺錢,他公司的基金規模也從最初的200萬美元變成了2002年的5億美元。

在保爾森成名後,媒體卻想盡辦法也很難挖到更多他的信息——他極少接受采訪,對個人生活守口如瓶,甚至給自己的郵件加密,讓別人無法轉發他的郵件。 對於保爾森的家庭,人們只知道他已婚,有兩個女兒,而他的個人愛好則包括滑雪、航海和跑步。

當然,在獲取華爾街有史以來最豐厚的年度工資之後,保爾森也沒有忘記犒勞一下自己,他原來位於紐約第五大道的2600平方米、價值1470萬美元的豪宅已經標價待售,他和家人已經搬進了紐約東郊一幢價值4000萬美元的湖邊別墅。

從各方面拼湊起來的信息顯示,保爾森是一個低調沉穩的人。 即使在成為華爾街的偶像之後,他仍然西裝革履的一大早回到曼哈頓的辦公室上班,仍然在傍晚6時左右下班,趕回家中吃晚飯。

對保爾森而言,唯一改變的是,他的基金公司吸引投資資金比以往容易多了。 僅2007年一年,投資者投入Paulson & Co.的資金就增加了60億美元,使基金規模從10億美元猛增至70億美元;2007年過後,加上盈利,Paulson & Co.掌握的資金規模已經達到280億美元,躋身為世界上規模最大的對沖基金公司之一。

我沒放高利貸

保爾森對自己的成功盡量保持低調,稱不想在千千萬萬美國人因為樓市下跌而痛苦的時候慶祝自己的成功。 為此,他還向一個名為“可靠貸款中心”的研究機構捐款1500萬美元,用於為那些沒有能力支付房貸的家庭提供法律援助。 該中心正在向議會遊說允許符合條件的家庭申請破產。

“我們沒有製造次級貸款,也沒有放高利貸,但我們知道大量家庭在這次危機中成了受害者。”

保爾森認為,法院判定一部分家庭破產並重組他們的債務是幫助他們渡過難關的好方法,“這樣一來,房主不會無家可歸,政府也不需要負擔很多錢。”他說。

即使有人相信保爾森是出於一番好意,即使他已經很低調,但在幾乎99%的人都遭遇損失的時候,他卻一年賺取了天文數字一般的37億美元——如果按每週工作40小時來計算的話,就是每小時進賬超過140萬美元。

相比之下,美國有關部門公佈的當年美國人的平均時薪是17.86美元。 簡單來說,平均80756個美國人的收入才能抵得上一個保爾森——不讓別人嫉妒和憤恨確實比較難。

不少社會組織紛紛指責保爾森從這場危機當中賺錢“很齷齪”。 “從失去家園的人那裡獲利不是一個賺錢的好辦法。”美國鄰里協助公司的負責人布魯斯·馬克斯說。

有的報紙還把保爾森的母親挖了出來,讓老人家發表看法,81歲的老太太無奈對記者說:“我的兒子約翰是一個重要人物,但我確實沒什麼好說的。”


稿源: 廣州日報 編輯: 孟建 http://economy.enorth.com.cn/system/2008/11/10/003765442.shtml

和訊 人物頻道 http://renwu.hexun.com.tw/figure_1231.shtml

1978年,他以全班第一的成績畢業於紐約大學商業與公共管理學院,緊接著考入哈佛大學商學院,之後頂著“貝克學者”的光環從哈佛大學商學院獲得MBA學位。

1984年,保爾森入職貝爾斯登(Bear Stearns),在貝爾斯登的並購部門從事企業並購業務。在那堙A他積極進取,4年之後當上了公司的執行董事。

1994年,保爾森依舊夢想著一朝暴富,成立了自己的對衝基金—保爾森對衝基金公司(Paulson & Co.)。公司成立之初,僅有兩個人,保爾森和他的助理。

2000年年初,證券市場開始崩潰之前,保爾森開始表現出異於常人之處,當他專註的企業並購的投資機會消失殆盡之時,他開始做空網絡企業股票。在互聯網股票狂跌的2001年至2002年間,他的基金卻分別增長了5%。相對於其他對衝基金的慘重損失,保爾森基金公司可謂成績斐然。

2003年,他的基金規模達到了6億美元。兩年後,保爾森管理的基金總資產創紀錄地達到了40億美元。

2006年7月,約翰·保爾森籌集了5億美元,為第一只用於做空CDO的基金建倉。他設計了一個復雜的基金操作模式:一邊做空危險的CDO,一邊收購廉價的CDS。隨後的幾個月,美國房產市場卻依然繁榮,絲毫看不到萎靡的跡象,約翰·保爾森的基金一直在不斷地賠錢。有投資者好幾次急匆匆地問他,是不是應該止損。他斷然回絕:“不,我還要加註。”

2007年2月,寒意襲入華爾街。美國第二大次級抵押貸款企業新世紀金融公司預報季度虧損。美國第五大投資銀行貝爾斯登公司投資次貸的兩只對衝基金也相繼垮掉。約翰·保爾森管理的兩只基金在華爾街的冬天異軍突起,截至2007年年底,第一只基金升值590%,第二只基金也升值350%,基金總規模已達到280億美元。一舉登頂2007年度最賺錢基金經理榜,力壓金融大鱷喬治·索羅斯和詹姆斯·西蒙斯。一時間,約翰·保爾森在華爾街名聲大震,“對衝基金第一人”、“華爾街最靈的獵豹”等稱號紛紛被冠在了他頭上。

2008年11月13日,約翰·保爾森與其他四位排名前五的對衝基金大佬,出席了美國眾議院監管和政府改革委員會召開的聽證會。

2010年,約翰 保爾森以120億美元的身價列於福布斯全球富豪榜第45位。

傳奇 保爾森:索羅斯請吃飯格林斯潘為他打工

一役成名 最夯的放空之神

華爾街的“空頭之神”

「放空之神」鮑爾森 歐債最大輸家

返回   【投資理財傳奇人物】    【期貨 教學 選擇權充電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