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螺來的期貨大亨:黃毅雄

 

[文/卓育芬] 

他並不是一路順遂地攀上顛峰。 
來自西螺破產家庭的黃毅雄,在轉戰期貨之前,曾三度進入股市才獲利而退,用的還是黑板下搶帽子的丐幫初級拳腳,而今,黃毅雄在期貨市場施展武當派上乘武功,宛如東方不敗,其間曲折耐人尋味。 

黃毅雄 西螺來的期貨大亨 

去年統一企業改選董監事時,在內部都已安排好董事人選後,才發現集團外有人握著足夠的股權及委託書,並有意入主董事會。吳修齊及高清愿不得不親自出面協調,以下屆(八十四年)的董事席位作為交換條件。這位神秘人物是富邦一0一室的大戶-台灣期貨大亨黃毅雄。 

黃毅雄來自西螺小鎮一個破產家庭,家有兄弟姊妹七人,父親很早就過世了,他的大哥畢業於台大外文系,但排行老么的他卻因家庭經濟已拮据,讀到西螺初中的第二學期就繳不出學費......。 

休學後,他曾在家鄉做過釘無子西瓜棋的木箱等零工貼補家用,後來到西螺萬味香食品廠工作,十七歲前一直留在西螺。 

辛酸往事不堪回首 

那段時間有說不完的辛酸故事。提起這些童年往事,已四十歲的黃毅雄忍住往事不堪回首的心情說:「二十三歲以前的事,我實在說不出口!」 

有一回,一位親友背著一麻袋剛收成的花生和稻米到他們家,他感動的說不出話來,默默對著月光發誓:「願意自己折壽讓出一些歲數給這位親友。」 

直到十七歲他北上學做布料的生意,才開始累積了一筆錢。二十三歲時,他看到很多親戚朋友都在做股票,包括他的兄姐也都是股市的常客,他便開始踏入股市,同時也開始了他傳奇的生命。 

期權教學

一進股市,他便把做生意賺來的錢都賠了進去,只好把最後一個活會標出來還債,還了債後只剩二十萬,家裡的人全都反對他再做股票,但黃毅雄還是無法忘懷股市,這回再投入的結果,僅有的二十萬只剩二萬元,還負債三百萬元!「不但老婆對我完全死心,甚至自己也一度打開瓦斯想自殺。」黃毅雄說。 

在離開股市一個月的冷靜思考後,他發現股市裡賺錢的就是那幾位,便虛心地向人請教如何在股市作戰。同時,他還開始大量閱讀書報,拿著僅有的二萬元又回到股市。開始在黑板下搶帽子(做短線交易獲當日沖銷),每次一下單就開始保持警戒狀態,只要有賺一點就跑,黃毅雄自己苦笑的形容:跟乞丐一樣,只要有人施捨一點就滿足。他回想那三年在黑板下搶帽子的生活說:「我學到的是丐幫的武功。」 

三進股市無退路 

已經在市場賠了那麼多錢,又有那麼高的負債,若去找一份尋常的工作,薪水根本無法還債。「我像站在懸崖邊,根本沒有退路。」他說。 

不過,老天似乎有點垂憐他,六十七年有人要炒作煉鐵股,黃毅雄買了兩萬股,又借貸了一些錢加碼,結果煉鐵從十五元開始起飆,這支煉鐵股讓他賺了二百多萬。加上搶帽子賺的錢,黃毅雄還清了所有的債務,還剩三十萬元。 

六十八年時,股市已步入空頭市場,黃毅雄便拿著三十萬元轉戰期貨市場。當他在做股票的時候,他認識了大信董事長葉輝,而葉輝的弟弟在國外期貨交易所當期貨經紀人,葉輝經常在家裡用電話下單。當時台灣沒有終端機,也沒有報價系統,幾位朋友就集中到葉輝家利用電話詢價下單,就這樣揭開了黃毅雄的期貨生涯。 

由於機運的配合,他剛好趕上黃金由一盎司二五0美元飆漲到八五0美元的大行情,黃毅雄原來誤判行情,雖然都掌握到波段的高點放空,但是行情卻是由三00漲到六00元的多頭走勢,逆勢作單的結果,他並沒有賺到錢。 

在黃金期貨大撈一筆 

到一盎司六00元時,黃毅雄發現自己對大行情嚴重誤判,才毅然改變策略,購入五00兩黃金翻多頭,結果在一週之內從六00漲到八五0元。他對當年以八四一元的價格賣出仍存有鮮活的印象。 

因為結算下來賺了八百多萬,「我生平第一次賺到這麼多錢,」他興奮地在隔天半了二桌酒席請客,沒想到第二天黃金竟由八五0元暴跌至六百多元。 

這個跌幅讓很多人都傻了眼,「我也不例外,」黃毅雄說:我當時只覺得金價在八五0已震盪了三天,便決定平倉獲利了結,也不知道盤面會有這麼戲劇化的走勢。賺了黃金這筆錢後,才奠定了他往後的基礎。 

之後的依段時間,黃毅雄經常犯了急功躁進、無法以平常心來作戰,這個階段,他的財富起落多次,一直在零到一千五百萬之間徘徊不定。直到七十二年,黃毅雄覺得在台灣做期貨,資訊以及商品都不足,便決定帶著五萬美金,自己到香港的Dean Witter(美國第三大證券公司在香港的分公司)去做期貨。由於產品多,機會也多,再加上心情並無他慮,他一改在台灣時的急功躁進,操作績效也擺脫了在台灣時的「盤局」,從七十二年到七十四年,「我的或勝率高達九五%,」他有些得意地說:在香港的那三年裡,紮紮實實地賺了六千萬台幣(約一五0萬美元)。 

帶著一五0萬美元舉家移民至西班牙,原本是想過過寧靜的生活,厭倦了在期貨市場上廝殺,沒想到,過不了多久就開始手癢了,但是他的獲勝率卻只剩二0%。他形容說:「常常劍出鞘後手還會發抖,『做法』無法配合『看法』,結果一敗塗地。」 

幾番起伏戲劇化 

在一年的時間裡,黃毅雄帶著六千萬到西班牙,卻只剩九百萬回台灣。回來後更因急於想再造家園,心情又開始變得躁進起來,不久積蓄便快速度降到一七0萬元。「我開始睡不著覺。」他形容:好像是個突然間喪失一身武功的人。 

他開始強迫自己冷靜下來思考,在以往財富來來回回的經驗中,他發現,只有讓買賣的心理達到平衡狀態,才能在期貨市場賺錢。於是,他又開始從一張期貨合約翻身。寶島銀行期貨籌備處主任黃馗佩服地說:七十五年我目睹黃毅雄剛回國那段落魄潦倒的情形;也親眼看到他從一張美國T-Bond做到一五00張,保證金由二萬美元做到三00萬美元。據Dean Witter的統計,在香港十幾年,客戶也有好幾千個,但真正賺錢的只有二位,黃毅雄便是其一。 

野柳談話說從頭 

這樣的戰績讓周圍的朋友嘆為觀止。一天晚上三點收盤後,大夥一起開車到基隆妙口吃宵夜,當時黃馗及現在日盛證券自營部經理黃金坤都在列,大家起鬨問黃毅雄的作戰經驗,在幾杯黃湯下肚後,黃毅雄開始有了「話說從頭」的興致。於是一票人在黃毅雄指定地點後,驅車前往野柳。 

這個被這批人喻為「野柳談話」的聚會,在大家都聽得津津有味下,從凌晨五點太陽還沒出來開始,直到日正當中才結束。黃馗開玩笑地說:「我和蔡金坤就是在野柳談話中被『超渡』的。」 

而對黃毅雄而言,在期貨市場打滾多年,最令他印象深刻的是七十七年做黃豆期貨的經驗。當時他手上還握有一五00張黃豆合約,後來美國發生乾旱,在一個晚上,他全數平倉後,他的帳戶裡霎那間多了五千萬元!他生動地模仿當時那種既興奮又有點不敢相信的表情,馬上打電話回西螺用台語對他的母親說:「媽,你知道我今晚賺多少錢嗎?」 

三分機運七分苦工 

一個西螺初中肄業的學生,能夠成為期貨市場的常勝將軍,黃毅雄雖不否認他的機運不錯,但他也表示:自己在研究上下了相當大的功夫,」甚至請家教老師教授英文。且七十五年回台灣後,他因為股票、期貨二頭做,每天只睡三個小時,現在就常受耳鳴之苦。 

「進入期貨市場是一條很艱苦的路。」黃毅雄說:我不鼓勵年輕人進入期貨市場,但若真有興趣,應先扎深研判行情及技術分析的基本功夫,並且在進場前就要擬好買賣的戰略觀,然後調適自我的心理,最後還必須配合持久的毅力,才能在期貨市場有決勝的能力,這就是他所強調的致勝四大要素。
<正文完> 

[副文] 
倒金字塔加五當派的操作策略 

有人做買賣只看基本分析,有人只看技術分析,也有人二者都看,「我就是屬於最後者。」黃毅雄說。不過,他覺得證券和期貨不同,投資股票是以基本分析為主,技術分析為輔;投資期貨則必須以技術分析為主,基本分析為輔。 

他解釋說:期貨是保證金交易,信用擴充很大,而基本分析的效果可能在三個月後才會顯現,但可能還沒來得及顯現救被斷頭了。而且股票不能加碼,期貨則只要你行情判斷對,帳面上的價值就會自動提高,可以無限制的加碼,這也是為什麼他要採「倒金字塔」的操作策略。 

而所謂倒金字塔操作,即是做多時,價格愈往上漲,就加碼愈多;反之若做空,價格愈往下跌,也就加碼愈多。這與一般理論教人當價格愈高時,就要減少持股的正金字塔型操作恰相反。 

武當派操作法 

倒金字塔的操作尤其適合大行情的時候。黃毅雄用武俠小說的各派形容:當大行情來的時候,丐幫善於跑短線的武功成不了氣候;而少林派自認為正派經營,不投機,所以一張做到底,也無法嘗到市場的甜果;崆峒派則常常太過理想化,該砍(平倉)的時候不能馬上做出決定,往往賺進口袋的錢又吐回去。 

而黃毅雄最欣賞的就是武當派的功夫,他說:武當派是劍不出鞘則已,一旦出鞘必致要害,乾淨俐落,這就反映在黃毅雄的期貨操作上。 

大信證券董事長葉輝對黃毅雄操作策略的評語則是:「很機警,賺的時候能夠守的久,賠的時候卻砍很快。」 

黃毅雄則說:做買賣也要有戰略觀,什麼行情,要派多少軍隊?他認為,市場上很多人「不敢貪,卻不怕賠」的心態是犯了兵家大忌。應該在進場前就做好戰略規劃,一旦進場就必須按照計畫去做,才不會被飄忽不定的行情所迷惑。 

而他之所以能夠成為期貨市場的常勝將軍,黃馗及蔡金坤認為:「他的經濟學養及買賣技巧兼備,常常能透視未來的行情,再加上他的作戰意志力,才會有今天。」
<副文完>

 [卓越雜誌 1993年10月 P.55~58] 

精采座談會:成功者的交易心法-黃毅雄

 

投機之神-40年人生智慧首度告白

今周刊 撰文•周岐原 2017-07-19

小學畢業、自學投資 持有日圓期貨部位一度達全球5%


他是台灣金融市場口耳相傳、卻從未親眼見證的傳奇。也有人形容,他是全台灣唯一具有國際知名度的金融交易者。

他十七歲隻身來到台北,靠期貨交易起家,高峰時,持有的日圓期貨部位占全球市場五%左右。與他相識多年的元大證券董事長賀鳴珩回憶:「當年親眼看著他的交易,一路走來始終如一,實在很罕見,他當然是台灣在國際上一號重要人物。」

他的名字是,黃毅雄。

經過長期約訪,行事極為低調的黃毅雄,首次接受媒體深度訪談。《今周刊》採訪團隊與這位「台灣第一期貨大師」見面,相約鼻頭角海邊,一聊就是八個小時。

話題從「台股萬點」談起,黃毅雄一下子就把場景拉到太平洋彼岸的美國,從美國聯準會歷任主席的性格差異,用前所未見的獨到角度,巧妙解讀了台股萬點後市。撇開當下,他又回望自己戲劇性十足的一生,一步一步,將四十年金融操作的智慧、領悟,對我們傾囊相授……。

今周刊 第1073期
Profile 黃毅雄
出生:1954 年
現職:退休人士
經歷:專業期貨投資人
家庭:已婚

親筆分析
全球股市來到天險,還是中途站?
黃毅雄拆解葉倫手法 看台股萬點下一步

編按:台股在萬點之上站穩腳步,後市會繼續緩漲,還是反轉下跌?這一波行情會走到什麼時候?這是絕大多數投資人心中最關心的問題,也是我們與黃毅雄訪談時的第一個話題。

為了精準傳達他所預見的台股後市格局,久未提筆的黃毅雄,特別為《今周刊》讀者親自撰文,他從歷任聯準會主席的行事風格,配合當前美國國債規模,拆解葉倫所謂「利率正常化」的規畫、美國未來可能的利率區間,以及對台股的影響,以下是黃毅雄撰文內容:

台灣股市萬點是天險? 還是中途站?是投資者關心的問題。適巧,此時美聯準會拋出升息與縮減負債表,讓看空的人振振有辭、看多的膽戰心驚。

我踏入台灣股市四十一年、美國金融期貨三十八年,歷經四任聯準會主席,每個人風格皆不同。一九八○年時伏爾克(Paul Adolph Volcker)強力鎮壓通膨,存款利率拉高到十八%、拆借利率二一%,通膨迅速瓦解。

繼任者葛林史班(Alan Greenspan)在位最久。此老國會聽證時,面對國會議員質詢,總是冗長答詢、語焉不詳,無法對他套出未來貨幣政策的走向。但在他任職期間有一個觀察點,貨幣政策不容易形成,形成之後不容易改變,他不會說謊。

柏南克(Ben Bernanke)上任後,立刻碰到金融風暴,他的貨幣政策是宣誓性的。

抓住美聯準會貨幣政策,全球經濟榮枯自然有譜,債券與股市動向也容易洞察。

葉倫是夢魘女道長
兩手法控制市場,出爾反爾難捉摸


葉倫(Janet Louise Yellen)時代對投資者或外國央行都是個夢魘。她如同武俠小說裡的女道長,頭披發亮的白髮、手持白色拂塵,配合著她的時真時假謊話,立刻震倒金融武林之士。從她上任至今,每年皆從陰柔的武功撈得千億美元進貢給美國財政部。

受害者大抵是債券型基金與各國央行,華爾街罵她是個騙子。(編按:指葉倫對於升息的言行不一,造成債券投資者操作不易,而聯準會則有持續藉由債券利差套利的空間)。

我觀察她的手法,歸納如下:

一、趁美國景氣好轉,逐步把利率拉高,騰個空間,好讓景氣轉壞時,能使出正常的貨幣政策手段。

二、她不願看到股市飛漲,深知飛漲之後的掉頭危險,一九二九年至今,反轉之後景氣立刻shut down(編按:急速收縮)。之前美股的大盤整,每次高點時立刻出招,這次衝出新高後,不顧CPI(消費者物價指數)仍低又再度出招,甚至說要讓四兆五千億美元(聯準會帳上資產)盡早收回,恫嚇意味明顯,讓股市溫和上漲更是明顯的意圖。

升息與緊縮銀根,對股市是驚顫的事。伏爾克時代的十八%、葛林史班時代的兩次高息,一次五.七五%、另一次五.五%,這三次都造成股市大跌。但那個時代美國對內、對外負債並不像今日這般恐怖,正常的貨幣政策施展游刃有餘,二十兆美元負債的今日美國,會訂高息給他國嗎?這不是經濟學理問題,這是「膝蓋」問題。

期權教學

歷年美國國債總額


密切追蹤「未知數」
CPI、失業率、工資漲幅都要盯


我的膝蓋告訴我,未來如果高息來臨,將介於今天十年與三十年美國公債的中間值二%至二.五%之間。這是葉倫能施展的極限。況且還要看CPI、失業率、工資上揚程度等數據。對投資者而言,這都是必須密切追蹤的未知數。如果以最簡單的當前一%利率,本益比就是一百倍、二%為五十倍、二.五%為四十倍。那麼當前的美股,抑或是台股的萬點,是天險呢?還是中途站?您應該可以盤算。


談風險

不要走鋼索, 記得要鋪鋼板

我會願意出來接受採訪,最想說的只有一件事情,投入金融市場,你一定要把風險放在最重要的位置……。

你們千萬不要造神,不要讓讀者誤會,以為在金融市場賺錢很容易;以我做的期貨交易來說,一萬個人,只有兩人能賺錢,這是千真萬確的統計數字,其他九千九百九十八人,都在賠錢。

黃毅雄說出他首度接受媒體深度專訪的先決條件,口氣溫和,但卻十足堅定,因為這是他在財富與風險之間翻騰求勝四十年後的最終心得。

不同於股票市場,期貨交易的槓桿更高、風險更惡,也因此,要像黃毅雄一樣,能在期貨市場大進大出、近四十年而屹立不倒,至少必須具備兩大先決條件:

第一,對行情的多空趨勢判斷必須絕對精準;第二,要能與高張力的風險長期共處。

黃毅雄黃金波段操作

「你們當財經記者,寫了判斷錯誤的文章,還是有薪水可以領;我做期貨交易,一不小心判斷錯誤,老婆孩子都會沒飯吃啊!」這雖是採訪過程的一句玩笑話,卻也一語道破黃毅雄四十年金融交易人生的實況,富貴險中求,兩大關鍵不容一絲鬆動:行情判斷要準、風險控管要嚴。

今天,黃毅雄談他的人生智慧,就是先從風險談起。「很多人不知道,我這輩子一共經歷了八次的『財富歸零』。」走過這八個尋常人難以想像的生命低谷,他歸結自己的體悟,提出了對年輕人的第一個中肯建議:「天底下,真的不會有速成的財富!所以凡事不要求快;相反的,只求對!」

黃毅雄不諱言:「當年我投資期貨,就是想走一條速成的路,但你不能只看到成果,過程中,其實會付出很大、很大的代價。」黃毅雄不無遺憾的說,他之所以幾度財富歸零,回頭檢討,就是當時一心求快所致,「如果抱著一夕致富的心態投入金融操作,絕對不可能成功!因為你的研究一定不夠扎實。」不但如此,因為想要快速賺錢,甚至可能在研究不足的情況下,就重押自己的身家財富。

但黃毅雄話鋒一轉,論及自己的一生也有八次清償負債、重新獲得足夠財富的經驗。他說,「這代表人的一生中有許多次的成功機會。」如果年輕時「專注求對」,找到最適合自己的獲利方式,那麼,「只要把握生命中的幾次機會,就算一開始的進度比較慢,仍然會有成功的可能。」

期權教學

黃毅雄傳奇一生戰役

另一個關於風險的人生體悟,則是「不要走鋼索,至少,你要設法鋪鋼板。」黃毅雄說。所謂「走鋼索」,是指在操作時沒有設定足夠的安全邊際,白話的說,就是一心只想以小搏大。而「鋪鋼板」,是讓自己準備更多資金部位,不致因為市場上的一趟意外波動就墜落山谷,「狂風吹來時,你還可以蹲在鋼板上。」

「能走過鋼索的另一端,可得到好幾座城堡跟成群牛羊,但你未必走得過去;相反的,鋼板鋪起來比較耗材,只能得到一座小屋,但總是比較穩當。」

無論是「不求快、只求對」,或者是「鋪鋼板、不走鋼索」,黃毅雄的重點都在於風險控管,說到這裡,他解釋了自己一開始強調的「萬分之二」期貨交易致勝率,「這是千真萬確的數字。」原來,當年他在香港Dean Witter期貨公司下單時,公司資料就顯示,該公司全香港有近萬名期貨客戶,結算部位獲利者只有兩人,其一就是黃毅雄。

「坊間一堆教人投資股票、期貨的書,甚至不乏開班授徒、賺人補習費的貪圖者,但真正能落實賺錢的人近乎沒有。你有沒有想過,到底背後是什麼原因?」黃毅雄認為,關鍵在於人格特質,你必須要有一些特質,才可能完成征戰金融市場所需要的修煉。「但這些人格特質,其實又與你的成長經驗有關。」接下來,黃毅雄就從一位交易者的心理素質,拆解他眼中最關鍵的成功要素 ──謙虛、堅毅、果決。

談自省

為了印證想法,自我辯證20年

市場上有許多人都在教你如何投資致富,但贏家還是只有少數,輸家永遠都是多數,為什麼呢?因為沒有一套成功方法是可以完全複製在別人身上的。

我的方法之所以可行,因為這是「我的方法」,我的成長背景形塑了自己獨特的人格特質,才能善用這些操作方法。至於我的人格特質是什麼? 大概就是謙虛和堅毅。
 

黃毅雄坦言,他在期貨市場多次從零起步,依然能屹立,和他的人生歷練有極大關聯,其中,「謙虛」和「堅毅」,是他學會的重要人生課題。他是雲林西螺人,國中讀了幾個月就輟學打工,「我們少年時代,從來不敢怨天尤人。」黃毅雄說,少年時期種種艱辛的生活體驗,讓他認識「得道多助」的道理,「對人謙虛,才能得到人和;對事謙虛,才會不斷精進,也會在出手前做足準備。」

他強調,只有謙虛的自省,才有不斷精進的可能,「你可能無法想像,我為了印證總體經濟的變化,對未來經濟的影響,可以連續追蹤二十年,比較我與國際輿論的看法,誰的對。」這種不斷自我辯證、自我挑戰的習慣,違反人性,也就需要過人的心性才能支撐,「這就是『堅毅』的重要性。夠堅毅,才能堅持做辛苦的事,包括學習。」

經過四十年無數戰役淬鍊,黃毅雄認為,自己最大特色是果決,關鍵時刻出手絕不忐忑,遇到任何狀況,心裡早已訂好因應計畫,「就是拔劍、揮擊,沒有其他雜念。」

黃毅雄每日必做兩件功課

曾處理黃毅雄下單的營業員王鼎回憶,有時黃毅雄會來到期貨公司下單,在這種場合,黃毅雄的反應絲毫不受外界影響,任何決策、調整都非常快速,「我從沒見過黃大哥臉上露出一絲猶豫的神情,他每一個決定,事前應該都做過非常嚴謹的推算,才能如此運籌帷幄。」王鼎佩服地說。

「出手果決」是外界觀察黃毅雄屢屢致勝的關鍵,但黃毅雄內心清楚,果決的前提,是謙虛的自省和堅毅的修煉,「再說一次,我是苦過來的人,是我當年的成長背景,造就了我的性格;如果你不夠謙虛、堅毅,踏入金融市場操作,就很危險。」

談修煉

全世界最簡單的事,就是讀書

不管做什麼事情,要成功,就要累積足夠的知識量……;如果想要在金融操作的領域起飛,那麼,你更必須累積到像是製造一架七四七客機的知識量才行。

黃毅雄笑稱,「我是在踏入股票市場後,大約二十三歲,才真正開始大量閱讀。」除了買教科書自修,更大量閱報。「從事金融操作,你什麼學問都要學。」他說。

「總體經濟的各個層面中,股市對貨幣政策最敏感。」這是黃毅雄對資產價格多空判斷的準則,而這個結論,某種程度也是來自讀報所得。八○年代初,經濟學家蔣碩傑、王作榮各自在報紙發表社論,辯論台灣貨幣政策走向,這場「蔣王論戰」,成為黃毅雄理解貨幣政策、看透金融市場波動根源的重要參考。

不過,雖然強調「什麼都學」的重要性,但黃毅雄說,「其實,全世界最簡單的一件事,就是讀書。」只要肯花時間努力,就能學到足夠知識。

那麼,最難的事情是什麼?「賺錢啊!」黃毅雄接著解釋,要把知識換成財富,不是努力就能成,你需要的「是獨立思考能力!」

談思考

想像力是無限的,比學問更重要

金融性指數要從總體經濟去推敲,但要知道,經濟是人類的社會行為,經濟學不是定律科學……。所以你不但要有知識,還需要獨立思考,要將所有客觀條件與所學知識綜合消化。

黃毅雄非常強調「獨立思考」的重要性,但他認為,在獨立思考的過程中,牽涉到你所累積的知識量、人生經驗,乃至於對人文素養的敏感度,往往無法言傳。曾經有人請他分享期貨操作的心路歷程,黃毅雄的回答是:「我的心路歷程,只有我自己才能體會。」

話雖如此,他還是提點了一個關於獨立思考的關鍵能力:想像力。「我很認同愛因斯坦說過的一句話,想像力比學問更重要︙︙。學問是有限的,想像力是無限的。」只有透過想像力的串聯,才有可能將看似互不相關的變數相互連結,用更宏觀且細緻的思考,歸納出別人還沒看見的趨勢方向。

關於黃毅雄「早一步看出趨勢」的案例,王鼎印象深刻,他回憶,在金融海嘯發生前一、兩年,黃毅雄就曾提醒寶來期貨公司的同仁,表示美國房市未來很有可能重挫,進而引發全球經濟危機。當時黃毅雄建議,可以利用閒錢投資一些黃金,因為黃金在資產價格極度動盪時,不僅是實物、可以保值,而且與美元走勢恰好有對沖效果。

王鼎事後回想,雖然當時沒人真的因此買進黃金,但當○八年雷曼兄弟破產、金融海嘯發生,他立即想起這位「先知」的建議。「他能從總體經濟的變化,遠遠領先大家看出危機的發生。」王鼎佩服地說。 較近期的案例,則是黃毅雄在一三年,日本宣布祭出超寬鬆貨幣政策、推升日股激漲前,提早重押日股期貨。他回憶當時,並非單純從經濟數據推敲,而是看見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的企圖心,過程中,就包含了人文素養與歷史觀的綜合聯想。

對於這些外界稱奇的戰績,黃毅雄看得平淡,他說:「獨立思考、想像力的運用,當然是需要練習的,但我做的是期貨交易,對各種客觀數據的運用,往往是攸關性命的啊!」言下之意,對黃毅雄來說,發揮想像力或許可以天馬行空,但絕對沒有一絲絲的浪漫空間,這種常人難以想像、長時間的極端修煉,自然也是黃毅雄不斷強調思考邏輯難以言傳的原因。

黃毅雄亞洲賭神賽第五


談成敗

當以為成功了,就是失敗的開始

以前在這裡看海,顏色都是很清澈的藍,今天來,海的顏色有些灰濛濛的……。做期貨幾十年下來,我的眼睛出了點問題,如果你問我財富重不重要,我會說,我寧可換回自己的健康。

時間接近傍晚,鼻頭角海岸開始浮現橙色的夕陽餘暉,我們問他財富觀、人生觀,他望著寬闊的海面,若有所思地作了如上的回答。

我們又問:「那麼,從事期貨交易四十年,認為自己是成功的嗎?」

人的一生,真的沒有所謂的成功,因為你必須不斷追求進步。」黃毅雄表示,在金融市場征戰愈久,愈會感覺要進步的空間還很大,「知識、性格、判斷力……,在每一個部分,彷彿都還有無止境的成長空間。」

他說,自己是個有熱忱的人,這是他能在八次財富歸零之後成功再起的原因,但,這份熱忱並非是為了賺到更多財富,而是為了一種自我成長的渴望,一種對於自我能力印證的熱情。

「當你以為成功了、有了一種滿足感,這就是追求進步的最大障礙,也是失敗的開始。」「停止進步,這是最危險的,不只是做金融交易,做任何事業都是一樣的道理。」他緩緩地說。

黃毅雄從飛機看風險

 

返回   【投資理財傳奇人物】    【期貨教學 選擇權充電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