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災難孕育絕佳的投資機會~由是川銀藏談起

理財周刊提供 第 212 期

2006.5.14整理

第二次世界大戰,範圍之廣幾乎涵蓋了全球多數地區,戰場包括歐洲、亞洲、非洲、大洋洲、太平洋、大西洋、印度洋,死亡人數近億人,戰爭之慘烈遠勝過第一次世界大戰,也終於在1945年8月於日本的廣島及長崎分別遭到兩顆原子彈轟炸之後,日本天皇終於宣佈無條件投降。日本各大都市由於受到美國的長期轟炸殘破不堪,戰爭雖然結束了,但許多人卻仍然無家可歸,甚至天人永隔,飽嚐了人生的至痛。

大災難背後的大商機

是川銀藏被喻為日本股市之神,在大戰結束的訊息傳出之後,他所做的第一件事就大量收購鐵皮(目前一般稱之為彩色鋼板),因為他認為轉眼就要進入秋冬之際,氣候將變得酷寒,這時一定需要廣建鐵皮屋當做避難所。他甚至向銀行大肆借款,收購的數量驚人。是川銀藏的眼光和判斷相當的準確,一切果如其預料,由於臨時避難所的需求相當驚人,因此鐵皮的價格在極短的時間之內暴漲了數十倍,是川銀藏在這一波鐵皮的暴漲中,賺取了相當豐厚的利潤。

他研判在鐵皮屋興建完成之後,接著應該會進行大破壞之後的大建設,水泥未來的用量應該會大幅成長。於是,在日本股市已恢復交易之後,開始不斷的逢低買進體質較佳的水泥股,而且是買進之後立即辦理過戶。由於當時剛處戰後時期,仍處於民不聊生階段,絕大多數人民仍是一窮二白,根本無力興建房子回復家園,水泥公司的業績也一直沒有起色,股價也持續處在低檔盤旋。然而是川銀藏仍相當堅持他的看法,仍不斷的逢低吸納,股數愈買愈多,終於引起水泥公司大老板的注意,於是專程登門拜訪探問是川銀藏是否有意介入公司的經營權。是川銀藏的回答很簡單,他純粹只是看好水泥業未來的遠景,而買入該公司的股票做投資,絕非有意介入經營權。

而該水泥公司的老板反問是川銀藏:「我們公司的業績真的會好嗎?」最後還帶著半信半疑的眼神離開。果然不久後,日本政府在美國協助之下,大肆興建房舍及道路。由於當時大樓仍未普及,因此鋼筋用量相較之下仍遠不及水泥用量,而日本政府也督促銀行儘量貸款給民眾好重建家園,於是水泥的需求量大增,水泥股的業績高速成長,該公司的股價從原本在100~150元的區間內整理,遂一舉向上突破。

日本股神~是川銀藏 成之於冷靜 敗之於貪念

於是銀藏將該股獲利了結的價位訂在500元。但等到該股股價真的漲到500元時,由於當時的水泥需求實在太旺,於是銀藏又把目標價向上調整到800元。由於漲勢實在太強勁,股價過不了幾個月真的又漲破了800元,這時候,是川銀藏的大名在股市裡已是無人不知,而且每一個投資人也都知道是川銀藏幾乎快成了第一大股東,但這時的銀藏,顯然被勝利的果實沖昏了頭,過度自信及對於水泥業前景看的太樂觀,不僅又將獲利目標價上調到1,000元,而且還數度接受各電視台的專訪,或舉辦投資說明會,不斷述說水泥股的好,已完全曝露在危險當中而不自知。

最終當股價突破880元之後,反呈現力竭狀況,坐轎者眾,股價迅速的反轉,此時的銀藏操作完全掌握在市場投資人和法人手中,龐大的持股讓他根本出不了貨,甚至在危急關頭還被迫出面護盤,終至釀成不可收拾的災禍。是川銀藏這一次的投資,從原本大賺到差點傾家蕩產。這完全是最後的「貪」字作祟,這個經驗也是銀藏一生當中難以抹滅的傷痛。

從這個例子也充分告訴我們,大災難醞釀大商機,災難發生時,不必悲觀,應要反向思考有無商機、轉機因而產生,但是,最後結局可要見好就收。連大師都會因過度自信而栽跟斗,更何況是一般的凡夫俗子呢!德國投機大師也是「一個投機者的告白」的作者科斯托蘭尼,也數度因投機失敗而面臨自裁的命運。因此,既是投資則絕對不能擴張信用,景氣循環的公司或物品更不適合長期投資。至於投機則更應把握絕不孤注一擲的原則,應抱持小錢賺大錢以及善設停損等原則,才不會在股海中很輕易的慘遭滅頂而再無翻身的機會。

煙火亂世裡 黃金大漲22倍

期權教學

二次大戰之後,美國成為全球軍事及經濟的霸主,歐洲地區即使是戰勝國英國由於戰爭的損耗太大,同樣發生經濟凋零的情況,美國工廠所生產的物品供應全球各地,美國也因此累積了可觀的外匯存底,同時成為二次大戰戰後最大的債權國家,但在與蘇聯從事軍事競賽以及矢志成為世界警察之後,導致其金融帳轉為赤字,同時,在戰後20年如西德與日本等國恢復了工業的生產力,源源不斷的物品開始銷往美國,美國的貿易帳也逐漸轉為赤字,尤其是美國在1970年代又介入漫長的越戰,投入了無數的人力、物力及武器,最後卻仍是無功而返,於是美國原本的金本位制度,也因聯邦政府的黃金儲備不足,而逐漸面臨挑戰。

當時,美國的股市因越戰而走入數年漫長且嚴重的空頭市場。同時期又爆發中東的衝突及第一次石油危機,石油的價格從每桶2.5美元飆漲10倍以上,通貨膨脹壓力驚人,為了壓制嚴重的通貨膨脹壓力,結果利率調升到接近20%的最高水準,許多公債的交易商紛紛倒閉,銀行也幾乎無一倖免的受到重創,體質較差的銀行甚至因擠兌而倒閉,當時宣佈倒閉的大大小小銀行超過2,000家以上,堪稱金融史上難得見到的大浩劫。

所有的投資在當時幾乎都受到重創,最後由於黃金存量不足以支付其他國家,因此美國宣佈放棄金本位制度(金本位乃是以一國黃金儲存量的多寡來決定其匯率的價值),於是儘管美國的利率調升到近20%的高水準,但是美金取消而改成美元,造成持有美國貨幣信心的不足,於是美元兌歐洲主要國家的貨幣及日圓等均出現大幅貶值,如德國馬克兌美元從3.25比1升值到1.35比1,而日圓更是從280比1升值到79.5比1。而最嚴重的則是美元兌換黃金,原本在1971年時1盎司的黃金大約是值34美元左右,但是到了1980年初,1盎司的黃金最高卻飆到了800多塊美元的價位,10年之間足足大漲了22倍以上,這說明了在經濟的亂世中,卻仍然孕育了黃金大漲的機會。

台灣災難1~921大地震 東鋼漲8成

在1990年末,因天候的關係造成美國的棉花欠收,棉花的庫存量急遽下降,而聚酯棉和天然棉花有互相替代的作用,就像天然橡膠和合成橡膠也有某種替代關係,當年的棉花價格至少上漲了3倍以上,於是乎聚酯棉價格也跟著上漲,因此在加權指數從3142點反彈6300點附近的這一波行情,造就了當時以聚酯棉產品為主力的紡織三劍客的大漲,華隆、中紡及新纖3檔個股的漲幅高達5倍以上,成為那半年的反彈行情中最耀眼的明星。

民國88年的921大地震發生之後,死亡人數高達2,000多人,房屋全倒的不計其數,尤其是南投及台中地區最為嚴重,許多偷工減料甚至在灌漿時連結構體中最重要且承受建築物絕大部份重量的樑柱,也都塞進了沙拉油桶,這種情況令外國來台救災人士看了也搖頭不已,真可謂國恥。

還記得921大地震過後數日股市才恢復交易,因為這次短期的衝擊實在太大了,因此,股市恢復交易的首日仍是如以往發生重大利空一般,甫一開盤絕大多數的股票仍是倒地不起,但是以生產鋼筋及H型鋼的個股東鋼(2006)的股價卻逆勢上漲,許多市場人士大都認為應該頂多反應1~2天而已,但東鋼的股價卻在往後形成波段漲升行情,股價的漲幅也達到8成以上,雖然當時整體的鋼鐵業仍處於大調整期,大環境仍是不利於絕大多數的鋼鐵業,包括熱軋、冷軋、鍍鋅及彩色鋼板仍是處在極度不景氣的狀況,以至於後來的燁隆股價一度跌到4毛價位,而燁輝的股價也跌落到3元以下,然而,在如此惡劣的鋼鐵景氣低迷時期,一次嚴重的921大地震依然能使相關的個股受惠。

台灣災難2~SARS創造生技股漲3倍

還記得去年SARS發生之時,加權指數跌落到4044點,從新聞報導連醫生和護士都感染,甚至不幸因公殉職令人哀悼。當時只要進入人多的公共場合如捷運站、公車站、甚至連公司開會的時候,也是人人都戴著口罩,尤其當新聞報導指稱一般的口罩甚至醫師手術時所戴的口罩,都無法真正有效的抵禦SARS病毒的侵襲,至少要N95以上的口罩才有效,於是乎各大醫療器材行的N95口罩立即被搶購一空,補貨的速度又奇慢無比,造成市場上大缺貨。

要有門路的人才能買的到,而N95的口罩價格也是節節攀升,從原先的35元單價漲到90元,甚至還有人買到150元,在去年5月整整1個月的時間裡,幾乎都是處於嚴重缺貨的狀態。政府甚至於還強制經銷商要把N95優先留給一線的醫生和護士等醫療人員使用。

在這個節骨眼上,大部份個股的股價都還在低檔盤旋,但是有幾檔醫療類股的股價卻默默的大漲,包括生產耳溫槍溫度計的百略(4103)、博登藥局(4110)等。而其中題材性十足,真正因代理N95口罩及隔離衣等直接與SARS相關而原本不受重視的一檔個股美德醫(9103)股價卻持續漲不停,漲幅也接近3倍。而美德醫在去年第2季也繳出了極為亮麗的業績。但是在SARS風暴平息,人們進出公共場合不需要戴口罩,甚至連量體溫都不需要時,這些相關的醫療類股的股價卻如斷了線的風箏一樣,直線墜落,顯然意謂了災難財行情已經提前結束。

台灣災難3~水災的商機值多少

這一次911水災又造成了不小的災情,似乎遇水則發並不適用於台灣,現在甚至有許多人尤其是住在低窪地區的,近幾個月更是屢屢飽受水患的威脅,有些人甚至因而失去家當或者寶貴的生命,在去年還擔心缺水問題,現在已是談水色變,至於這一次的水災是否同樣有發災難財的機會?

由於許多地下室的機電設備及馬達都被水淹沒,理論上應該對機電類股的士電(1503)、東元(1504)、華城(1519)等有利。但是所謂的災難財也要評斷災難影響的範圍及市場的大小,就如二次大戰所造成的破壞規模之大,無可比擬,因此可以造成某些物品的需求大增,價格的飆漲,其背後的推動力量將是源源不絕。至於黃金價格漲勢能持續10年,而且漲幅高達22倍,那是源於對位居全球軍事及經濟霸主的美國貨幣,因金本位的取消而產生的信心崩潰,因此其影響性是全球性的,影響的範圍既深且廣,因此,黃金被激起的波瀾自然是相當壯麗且持續甚久。

至於地震及水患所造成的實質需求,則受限於局部,而且心理層面所受到的影響也較短暫,因此,所形成相關物品的災難財行情上漲幅度和時間也將遠遠不及了,尤其是要評估該商品目前所處的景氣位置,如果正處於供不應求的景氣上升階段,自然有火上加油的效果。但如正處於嚴重供過於求的景氣下滑階段,則效果也將大打折扣,這也是想要發災難財的人,不可不知的判斷準則。

就以這一次水患對東元、士電及華城的股價刺激相對有限,就是因這些機電股原本的獲利表現就不是十分理想,加上這次受到損害的重電設備數量對其營收及獲利的助益也不會太大所致。

歷史資料顯示,若不是正處於供不應求的狀況或者大災難的發生將扭轉原本供需之間的關係,否則所激起的行情也僅將是曇花一現,就像當年921大地震時的東鋼,以及爆發SARS疫情時的美德醫等,雖然漲幅都不小,但延續的時間也都不會太長,因此操作必須區分何者可作長而何者只能作短,雖然發災難財是有些趁火打劫的味道,但是機會來臨時仍不失為極佳的投資良機,尤其是當發生的災難愈大時,則激起的行情也將更為壯麗可觀,也更值得好好把握。

是川銀藏相關介紹

返回   【投資理財傳奇人物】    【期貨教學 選擇權充電站】